2009年6月10日

Round 3

第三次的化療安排在 5/19, 出院時正好是總統就職滿一週年! 哈, 想辦法讓自己的日子與一些重要事件或日期做一些連結, 感覺自已也是個特殊人物, 好像也可自我激勵一番 .

或許, 這份自以為的特殊感, 讓我有了化療以來的好心情吧!

結果, 哇啊啊, 這次針扎的好痛啊 ~~ 餘痛盪漾, 久久不散, 打針護士猛拍我胸口, 呼呼, 不痛不痛 ~~ 不過, 我的好心情可是完全不受影響!

這次又多認識了兩個病友, 還加了一位志工, 大家七嘴八舌的聊天, 熱鬧非凡, 好像小型同樂會. 志工直稱我們是身心健康又開朗的病友, 積極邀請我們在治療結束後能加入乳癌的志工行列, 大家真是深受鼓勵!
我很佩服其中一位第一次來化療的卵巢癌病友, 她的治療計劃真的是比我艱辛多了, 每週兩整天的化療, 同時要進行放射治療! 更讓人咋舌的是, 大部份的婦癌化療居然是直接於血管注射而不同於乳癌化療由人工血管注射進行. 也就是說, 在注射時, 病患要忍受藥品對血管及皮膚的傷害及刺激. 在這麼不舒服的情況下, 她居然可以與我們說笑, 而她談起這些治療, 臉上看不出一絲無耐及恐懼情緒, 她讓自己準備的很好, 比起來, 我的勇敢真是不算什麼咧! 更讓我欣賞的是, 她在進入療程前, 就直接剃去了一頭黑髮! 她說, 反正會掉, 不如就自己剃了, 她不想在更脆弱時, 再來面對這種外觀上的改變, 寧願是自己健康選擇落髮, 而不是因病掉髮 -- 即使對她一無所知, 相信她絕對是一位果決堅毅的女性, 不由肅然起敬, 更為自己偶爾的懦弱而暗自羞愧!

這三週的日子比之前兩次的療程循環, 來的更艱辛, 藥物的累積, 所有的副作用都放大了, 不舒服的期間拉長了, 雖然認命多了, 但對持續不知何時才結束的不適感, 終是又敗下陣來. 好事不常成雙, 壞事總是接踵而來, 我感冒了, 總共吃了 11 天三個循環的抗生素, 不由為自己是不是能依計劃進行下一次的化療而擔心.
結果我因為是細菌感染引發感冒, 驗血結果, 白血球有 4, 200, 呵呵, 還與醫生開玩笑, 那每一次都感冒, 這樣白血球就比較高, 治療計劃就可依時進行. 醫生馬上給我個三條線的臉, "我在想的是該不該延後治療?", 醫生聽了聽肺部情況, 想了好一陣子, "要不要延後一週?"
我皺了一下眉頭, 想到後續的計劃都要受到影響, "我不想延後 ~~~"
醫生笑了笑, 前後計算著我的感冒何時可以好, 來來回回修改著用藥天數, "再吃五天的藥應該就差不多了, 離下一次還有十天, 應該來得及!" 醫生又看了看我的手, "不痛嗎? 痛就得延後一週, 怕妳受不了!"
我握了握拳頭, 直搖頭, 表示不痛.
反正還有十天, 就賭一把吧! 下一次的化療時間還是依計劃安排了!

這一次的意外感冒, 醫生幫我上了一課 -- 若是因病毒感染而引發的感冒, 會伴隨著腰酸背痛或腸胃不舒服的症狀, 極為難過, 白血球數會下降; 而細菌感染而引發的, 身體會增加白血球部隊出來打戰, 所以, 多半可以不藥而癒, 但化療中的患者, 身體條件不如正常人, 不易戰勝, 易有高燒現象, 這是醫生擔心的部份, 所以一定要就醫.
醫生為了擔心我會不會發燒, 又要考慮用藥對肝功能的影響, 以及要不要延後治療傷腦筋, 而我還在搞笑, 真是不知好歹咧!

療程已經走到一半了, 對副作用已是熟門熟路, 其他不在意料中的插曲還是少來為妙! 醫護及家人的悉心照料外, 自己也應該盡責任, 保護好自己才是.

只能說, 力口三由口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