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

我在忙什麼?

好久沒有更新部落格了, 連插花作品都沒放上來. 我還是很愛插花, 而且持續插. 倒是畫筆八月後就沒再碰了.

我在忙什麼呢?

翻譯工作的寂寞感, 終於讓我決定還是找個正職. 回資訊業? 好累, 未做就先覺得累了. 回想過去的日子, 似乎燃不起我的熱情, 但想到大家一起為一個目標一個專案打拼的情景, 却又讓我興味盎然. 看來, 我是不適合個人工作的.

10 月 11 日, 我決定到乳癌病友協會服務, 走向公益服務. 公益團隊工作與在企業最大的不同, 就是公益專案都是水到渠成, 時機成熟, 有人又有錢了, 才能完事, 感受到的是無私奉獻, 無論過程如何, 都需懷著感謝的心. 即便只是為其中小小部份出了點力, 也都會讓人淹沒在謝謝聲中. 而企業, 沒利潤不可能成案. 付錢的人最大, 收錢的人要從付錢的人的角度去思考, 才能做好服務. 然而, 1% 沒做好, 就會掩蓋掉99% 做得很好的部份, 然後淹没在責駡聲中.

一個月了, 每天都在接觸自己不熟悉的事, 讓我很興奮. 在過去工作中, 庶務性工作都有人打點, 突然自己要做這些事時, 顯得笨手笨腳, 真是一身功夫, 連小事都做不好, 好想念助理們. 但自己完成時, 居然還有小小成就感, 不錯!

過去對談的人與我幾乎都是有相同專業背景的人, 彼此透過術語了解雙方的想法; 但現在, 面對的是病友或一般大眾, 大家背景不一, 如何說話對方才聽得懂, 或我才能聽得懂人家要表達的意思, 居然讓我這一向挺自豪於訪談分析能力的人, 變成了新手上路. 我曾經接聽一個電話, 對方講了三次我都聽不懂, 只好應對方要求把電話轉給了同事. 呵呵 ~~~

生病後, 常想, 老天倒底要告訴我什麼, 或在創造什麼機緣要我去完成什麼事, 到現在我都還在尋思中. 這個新工作, 在現階段而言, 我覺得是讓我反省, 或許在尋找個新我吧! 當新我找到時, 我想機緣也來了, 也將開啟我人生的新階段.

最近工作可能有些勞累, 睡眠不好, 老天又給了我一個警愓, 就是 -----> 我受傷了, 右腳趾骨裂傷, 要兩個月才能復元. 工作的步調隨著慢下來, 這兩, 三天下來終於把之前耗的體力補回來了. 睡得不錯.

我啊, 真是有人疼, 好命哦!

2010年7月9日

My Playground

這是近一兩個月來我最喜歡的一個作品, 不是因為插得好, 而是有了喜悅感, 不再是只是單純地消磨掉一個週四午后.

插花的過程好像悠遊在一個樂園般, 好像在建造一個空中之城, 在一朵一朵太陽花間跳躍, 在葱花間飛行穿梭. 又好像在打造一個遊樂園, 有雲霄飛車呢!

心情好好!

花材: 紐西蘭麻; 小太陽, 葱花, 海棗, 苦苓子, 毛杜鵑葉, 豹紋竹芋, 翡翠玫瑰.









平行花真的挺耐看的. 欣賞線條構築的空間, 欣賞花朵間的律動, 也可單一花材獨個欣賞. 以前覺得它是一個呆板的花型, 今日看來却是趣味橫生.

哈, 太喜歡了, 所以每個角度都拍拍拍!

2010年6月17日

平行花 - 竹籬笆

以前看過人家插平行花形, 但就是看不懂這花呆呆的, 難嗎? 不就直直插? 需要學嗎?

但看了老師插一次後, 這個花形給了我一個意象 -- 畫畫課下課了, 背著畫袋沿著南海路回家的路上. 歷史博物館與植物園的外牆是黑色的鐵欄杆, 裏面花木扶疏, 葉子紛紛竄出鐵欄杆, 每每走過總能觸動我.

接下來的兩週, 老師就是要我們練習這個在英國花藝見不到的花形.

平行花形其實是蠻有學問的, 要看插花的人插不插得出那種直線空間感, 以及有沒有膽子去破壞自己營造出來的規律. 呵呵, 對於破壞, 我的膽子一向都蠻大的.

花材: 陽光, 水仙, 香檳玫瑰, 芭樂葉, 斑葉蘭.

看看我的作品, 有沒有竹籬笆下的感覺? 那可是幼年的我眼裏的世界呢!



小王子艾米爾生命之旅

這盆花讓我想起好久以前閱讀的一本書, "小王子艾米爾生命之旅".

故事發生在地球剛誕生的時候, 國王要小王子艾米爾搭船出去旅遊, 並幫整個大地的山水, 植物, 鳥獸命名.

這個作品讓我覺得好像是艾米爾行旅經過的沼澤, 裏面有他遇到的各類"朋友".







是不是很豐富? 面對眼前的那一面, 而它的另一面却是那麼的不同, 花材不一樣, 顏色也不一樣.
電影裏, 電視劇, 小說, 故事永遠繞著主角跑, 不會知道他們所在的世界的其他地方發生了什麼事, 或是有什麼人與物存在.

認清世界不是只有自己有故事, 自己也不是唯一的主角, 才能更寬容, 更謙卑, 才能吞納更多未知.

花材: 繡球花, 薊花, 翡翠香檳玫瑰, 火鶴, 芭樂葉, 天堂鳥葉, 苦苓子, 豹紋竹芋.

揚帆

"揚帆" 是爸爸幫這盆花直覺取的名字. 也確實像.

時序進入初夏, 老師選了熱帶花材讓我們發揮. 或許我覺得這些花材都像是奇珍異獸, 好像探險般, 就造出了一條"船"吧!

花材: 帝王花, 陽光, 蓮蓬, 大理花, 桔梗, 山橄欖, 桃金孃, 天堂鳥葉.






是不是很像行駛在水面上的古船? 船的離港常給人分離的感覺, 但我這艘船可是要去發現新天地的, 是為希望起航. 祝福船上人兒都能找到自己的福地!

線狀花材圓形花

雖然也是圓形花, 使用具不同特徵的花材, 整個作品的感覺很不同.

這是用線形花材插的圓形花, 所呈現的是明顯的放射狀. 不過插得好不好也更容易被檢視.

花材: 羊毛杉, 大飛燕, 琥珀桔梗, 火龍果, 貓眼, 木瓜葉, 銀河葉,




花的生長點並不是在正上方, 而是在 45 度斜角上. 生長點改變一下, 圓形花也可以很自由, 加上線形花材的運用, 圓形花也可以很奔放.

再插圓形花

進入研究班後, 由於都是自己選花, 就常順著花材的姿態去表現, 少有機會去練習基本形.

圓形花是基本中的基本, 其實我覺得其它的花形都是從圓形花演變而來.
中間拉高一點, 就可能變成三角形或直立形花.
中間拉高, 左側及右側拉長, 看來就有點像扇形.
中間靠某側拉高, 另一側拉長, 不就是 L 形了嗎?

所以, 圓形花若能練到出神入化, 再加上好的配色及花材的演繹, 出來絕對是個好作品.

這兩次的課程, 是我學習花藝的低潮期, 當時的我, 好像不再因完成一個作品而開心, 上課成了"例行公事", 真是有點對不起老師.

或許就是因為插圓形花, 讓我不斷想起初學花藝時的心情, 那時的自己是多麼容易被自己的一點巧思鼓舞啊!

花材: 斑葉蘭, 火鶴, 康乃馨, 蝴蝶蘭, 銀河葉, 小米, 玫瑰(真糟糕, 忘了她的名字)



越是簡單反而越吸引人的目光, 我喜歡這個面向.



花材: 火鶴 (記得是 31 支), 山橄欖葉.

喜歡這個角度山橄欖葉的表現.


謝謝妳, 給我們練習!

教室出現了一個陌生臉孔.
她靜靜的坐在那兒翻著碩士論文, 同學們四散著聊天, 教室比平日熱鬧很多, 她繼續翻著她的論文. 我坐到她對面, 她注意到了, 我向她點點頭, 她回以淺笑, 逕自低頭繼續翻她的論文.

她是我遇到的第三個人體模特兒, 三個人都有個特質, 就是動作優美和緩, 給人恬靜感. 面對她們, 我都很怕我的大喇喇會驚嚇到她們.

隔了一年再畫人體, 很緊張啊! 模持兒擺個姿勢一段時間就得休息, 老師也只給我們一段時間作畫, 接著就換姿勢. 這次一段時間, 也就是一個姿勢 30 分鐘, 我們得在時限內抓到人體及姿態梗概.

這次的練習的重點在與明暗的處理, 我們在課前先將畫紙以碳筆打黑, 課堂上直接以軟軟橡擦作畫.
這是第一個三十分鐘, 唉呀, 光是抓比例, 就老半天.


接下來似乎抓到節奏, 越畫越開心, 當聽到模特兒的定時鬧鐘響時, 我不由叫道: "啊, 好捨不得, 還想畫!", 惹得老師都笑了!


這一幅的姿勢整個變成橫幅, 原先抓到的比例都沒用了, 要重新定位, 看那個頭, 就知我有多掙扎, 其他明暗表現就更不用說的 ~~~ 糟糕!

下課了, 好充實的一堂課 ~~~謝謝妳, 給我們練習!

2010年5月28日

古典技法

十九世紀以前的畫作, 都是由黑白素描底稿開始的. 由於當時使用的媒介不易修改, 所以在作畫前都要有計劃, 先畫素描.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十九世紀以前的畫, 背景及暗面都黑黑的, 給人沈重感.

我們接下來要練習的就是這種技法, 稱為古典技法, 透過這個技法, 要去體會顏料透明, 半透明, 不透明的運用及交疊.

這肥貓的眉宇之間好像我啊! 呵 ~~~


布娃娃與肥貓, 6F, 油彩.

第一幅油畫

磨了一個月, 我的首幅油畫終於完工了.

這一個月讓我再度體會初學畫時的新鮮感, 不安感, 挫折感. 隨著一次次的從錯誤中修正, 重新掌握觀察力, 熟悉筆的運用, 雖然調色能力尚缺火候, 但看到每一筆所帶出的改變, 過程著實深受鼓勵. 越畫越投入.



下面這一幅被老師退了三次, 每一次我都覺得已完畫, 但老師總是提出那裏不夠, 我很謝謝老師的"退貨", 這讓我慢慢的找回久未磨練的觀察力.



兩張習畫, 老師說不管好或壞, 都要保留下來, 這是目前自己能力可以到達的地方. 將來, 越來越純熟了, 也是找不回來的地方.

留白

這堂課, 老師給的題目是 "留白", 不要把花器都插滿. 留白, 無形中讓花器的線條, 色彩也成了作品的一部份.
那天我完成了兩個作品, 都屬小品.


花材: 海芋, 小太陽(紅), 桔梗(白, 1), 桔梗(琥珀), 黃楊木
這個作品所營造的平衡感, 已到了差一公分就要跌落山崖的感覺. 白色一般給人是輕盈的感覺, 但在這個作品中, 那唯一一朵的白桔梗, 卻有力拔山河之氣, 鎮住了整個平衡. 花材色彩的搭配, 與花器是不是很呼應 - 琥珀桔梗與綠葉(籃身), 小太陽與海芋(紅與灰的線條). 挺喜歡的.


這個角度看海芋, 覺得好卡通. 右邊那幾撮黃楊木, 又以小兵之軀平衡了左邊的海芋同小太陽. 視覺平衡真的很有趣, 有時不在物體的大小, 在於顏色, 在於質感.
花材: 斑葉蘭, 紫玫瑰, 海芋, 桔梗(琥珀), 桔梗(粉紫), 黃楊木
這是利用手綁花束與花器擺設所營造出的留白. 這種表現法, 比較著重在空間表現, 與環境氛圍的搭配.


看看我在教室使用另一種花籃營造出來的留白感覺.

藍的對比



花材: 大飛燕, 紫精靈玫瑰, 康乃馨(橘), 紫乒乓, 手毬, 芭樂葉, 槴子花葉.

記得那天選花的時候, 心情很愉悅, 深深的被大飛燕的藍吸引. 在選了藍色的鄰居紫色後, 我覺得要有點溫度, 就隨手選了兩朵橘色康乃馨. 隨著作品樣貌漸漸成形, 這兩朵異類份子居然成了焦點, 透過芭樂葉而協調的融合在這個作品裏.

不一樣又如何, 對立又如何, 只要心中認為是一體的, 總是有法子融合相處, 問題是有沒有認為是一體的. 寫著寫著, 怎突地變嚴肅了!

玻璃花器與花的對話




這堂課, 老師為我們每個人準備了一個高高的圓形玻璃花器, 要我們去想可以如何表現.
可以用投入式的, 可以用海棉, 或是手綁.

由於花材長短不一, 投入式有吃水的問題; 若用海棉, 要思考如何隱藏海棉; 最後, 我採用了手綁, 再投入.
花材: 金魚草, 小太陽, 天鵝絨, 藍星花, 尤加利葉, 槴子花葉.

很久沒有綁花束了, 都快忘了如何打花腳, 就在花快熟的時候, 終是把它們都綁定了.

光拿著花束看時, 會覺得只是隨意將一把花綁起來的. 其實我在抓的時候, 特意將手肘抬高傾斜著抓, 順著花材的姿態, 動勢, 想抓出流瀉的感覺.

家裏這個花瓶比教室的矮了不少, 比例上較不妥當, 無法呈現想要的垂墜感. 來看看老師的 po 文,



這是藍星花. 老師說這在台灣花市很少見. 我一看到它就喜歡, 雖然它的黏液乳汁很不好處理, 但花的質感真讓人不由讚嘆上帝造物的創意. 看著它, 我已分不清它是畫中之物還是實物了!

堆疊

一趟西班牙旅遊回來, 走路變快了, 心思也飛快, 天天都在轉念. 念頭多了, 雜了, 本來想寫的東西, 轉頭又沒想法了, 我的部落格也就這樣荒了. 今天可要一口氣把這兩個月的花藝作品都放上來.




這是西班牙回來後的第一個作品, 老師說我受到高第建築的影響, 旋渦, 馬賽克.
看那由銀河葉群聚堆疊出的旋渦, 還有那三個白色方形花器堆疊成的 L 型, 就像用磁磚拼貼出的.

仔細看, 去發現組成這個作品的幾何圖形, 規矩, 但趣味十足. 喜歡!



花材: 茉莉葉, 石竹, 尤加利葉, 黃楊木, 銀河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