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0日

失望!

在無事的週末午后, 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帶著書或電腦到國家戲劇院或音樂廳, 一邊喝茶或喝咖啡, 一邊看書或處理永遠做不完的公事. 我尤好音樂廳的春水堂, 坐在穿堂的位置, 喝著我必點的翡翠檸檬, 聽著隱約從音樂廳傳來正在演奏的曲目. 即便手上處理的是工作, 仍有著一份閒適及愜意.

今年劇院誠品旁多開了一家哈瓦那咖啡, 好咖啡的我, 很快的它成了我的首選. 與朋友也常約在那兒碰面聊天.

這個週六, 與我家小妹約了去看幾乎每年都會去捧場的北京京劇院演出. 為了讓媽媽少為我操煩一餐, 我們決定去那家咖啡廳吃中飯, 然後喝咖啡坐到兩點, 正好可以看戲.

人尚未到劇院, 我已沐浴在那股熟悉的閒適及愜意感中.

興奮的推門走入誠品, 立即轉向左邊, 熟的像在家裏走動般, 要了兩個人的位置, 坐了下來.
服務生讓我有些陌生, 他們沒有穿白T黑背心的制服, 我沒有週六來過, 服務生都不是我熟悉的臉孔!

我點了燻雞肉潛艇堡加冰拿鐵, 小妹點了裸麥堡做素的再加一杯曼特寧.

咖啡先來了, 我和小妹品嚐著咖啡, 隨意聊著, 或輪流到旁邊的誠品翻翻書. 一會兒小妹的餐來了, 本來她想等我的來了再一快兒吃, 我要她先用怕冷了不好吃. 小妹一口口慢慢品味, 還不錯.

一半吃完了, 另一半也不見了, 奇怪, 有半小時了吧, 我的餐怎麼還沒來.

我招呼了服務生, 詢問怎麼餐還沒有來, 服務生趕忙與廚房確認, 然後回來答覆說,
"沒有燻雞肉了!"
"沒有了? 那怎麼不告訴我, 我可以點別的, 唉呀我等的好餓啊!"
"廚房以為已經出了!"
看看 12 點 30 分, 時間很夠, 我沒說啥, 就改點了另一個餐點.

和小妹繼續聊著, 一小口一小口省著喝著我的冰拿鐵, 想留著吃完餐喝! 眼看就要一點了, 我的餐還沒有上桌, 小妹說問問看, 我搖搖頭, 說等到一點! 時間一分分逼近, 餐還是沒有上, 也沒有服務生來說明! 我坐直了腰, 拿起了冰拿鐵一口氣喝完. 突地站來, 拿起包包走向櫃台.
服務生與櫃台人員很驚慌, 我什麼也沒說, 他們馬上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等了~~~~~
"我不等了, 結帳, 那份餐不論你們做了沒, 我都不用, 也不可以算在我的帳上!" 我用高亢微顫的聲音說著.
櫃台人員直對我說抱歉, 一會兒又是請點心, 又是不算飲料費用, 我什麼也不想聽, 我遞給她誠品卡,
"我不要你們的招待, 多少就是多少, 記得誠品卡打折! 我是常客, 我對你們這一組人失望透了!"
櫃台人員不停的道歉, 我完全不領情, 連說好幾次,
"你們這組人真是另我太失望了!"

其實他們早知我已按捺不住, 小妹說當我一口氣在喝冰拿鐵時, 服務生已發覺, 並且到廚房嘀咕, 但那又如何?

我喜歡的空間, 我喜歡的氛圍, 因為他們而被玷污了! 在那份熟悉的閒適及愜意感中, 永遠都會伴隨著這份不快樂的回憶, 我可能連劇院誠品都不願進去了!
若做不到, 做不好, 或沒有準備好, 就不要來, 不要來沾染別人美麗的殿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