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6日

Little Princess (Bouquet)

接下來的三堂課, 我們要抓花束哦!
不同於新娘捧花, 花材多樣, 還要加水袋, 加包裝. 在當觀賞者這麼久後, 終於要自己實作了, 第一堂課很期待, 也很興奮!

噹噹噹 ~~~ 這是我的第一個花束作品 ~ 亮麗登場 ~ 像個小公主般, 清新可人, 帶點小嬌羞 !


哇 ~~~ 媒體太熱情了, 拼命拍照, 公主麻煩左邊, 右邊, 還有攝影大哥爬那麼高從頭頂拍照, 哇 ~~~ 太拼了吧!




唉呀呀 ~~ 媒體的熱情弄得小公主好緊張啊, 小心, 小心 ~~~~~ 小公主跌跤了, 哇, 還是那麼可愛動人! 居然, 沒有人去扶起小公主, 只顧著按下快門! 喂, 有沒良心啊! 沒辦法唄, 她就那麼吸引人, 讓我們只好對相機愛不釋手了 ~~~


小公主今天的裝扮是綠白色系 : 鐵炮百合 (3), 小太陽 (白, 5), 綠玫瑰 (6), 水仙 (米白, 2), 火鶴 (綠寶石, 3), 蓮蓬 (3), 尤加利 (3), 星點木 (2), 茉莉葉 (3)
加上牛皮紙, 黃棕色英文印字包裝紙, 膚色緞帶, 非常雅緻, 像股清風吹拂!

初次登場, 博得各方讚賞! 更讓人期待日後的表現. ^_^ 呵呵呵 ~~ 自吹自擂自得樂 ~~


********************************
課堂筆記:
1. 表現花材的高低層次, 尤其是線條花材 (尤加利), 要讓它跳出來, 要不就被淹沒在其他花材裏, 看不到.
2. 花面大的花材僅量往中間放, 才有焦點.
3. 有包裝的花束, 因為側邊會被包裝紙包住, 所以不像新娘捧花在意圓形弧度, 而是在意正面花形, 所以外側的花材不要拉得太低.
4. 外側以茉莉葉及星點木等葉材修飾花形.
5. 基本功夫: 注意花腳一定要呈螺旋腳哦!

2009年6月24日

生活中的新鮮事 - 時鐘

這是 Selina 高高掛在門眉上的時鐘. 左右兩個小圓圈圈分別是濕度及溫度.
我是一個出門玩也無法將時間丟在身後的人. 一方面要記得與台灣的時差, 才不會在不對的時間打電話回家; 一方面要記得店家或博物館營業時間, 也要記得交通工具的時刻表. 真的很佩服那些可以忘卻時間存在, 忽略時間壓力的遊人.
所以, Selina 的時鐘是我在不來梅最熟的"朋友"之一.
"Selina 妳為什麼要把時鐘擺得這麼高, 德國不是有夏令時間嗎? 妳這樣調時間不就不方便!"
Selina 想了想, "我沒有調過時間吔! 這時鐘會自己調到對的時間! 我真的沒有調過吔!"
真的還假的? 怎麼校, 它有連上 internet 啊?
"上面有雷達標示的時鐘, 好像會自己校時! 是啊, 它怎麼校啊?"


後來是 Selina 的婆婆給了我們答案, 在德國有三個大城市 (我忘了是那三個, 漢堡好像是其中之一)會發出標準時間的訊號, 有 radio controlled 標示的時鐘就有能力接收然後自行校時, 連手錶也有這種功能.
哇, 真是聰明又注意生活便捷的德國人!

生活中的新鮮事 - 娃娃車

這兩三個月因為治療實在是"宅"瘋了, 好想出去玩哦! 我沒事只好逛部落格看別人的遊記, 來個"神遊". 我最近一次的出遊, 想來居然是去年五月的不來梅, 都一年了! 本來還同 Selina 說要好好整理記錄在部落格的, 結果寫個兩三篇就擺著了.

拜訪不來梅, 與其說是旅遊, 還不如說是換個地方過日子, 依著 Selina 的方式領略德國人的生活. 那時, 我每天都會為發現的新鮮事而大驚小怪, Selina 因久居此地而習慣, 已忘了有些事對個台灣人來說是很不同的! 她覺得我的大驚小怪很有趣, 也開始在生活中與我一起探索該大驚小怪的地方.


這娃娃車是不是太小了?

這是我暫宿之處 -- Selina 女兒房間 -- 的一角! 看到一輛娃娃車擺在那兒,
"這是 Sina 小時候用的娃娃車嗎?" 我看了看尺寸, 說不上那兒怪, "這應該用沒多久就要換大的吧?"
"這是 Sina 的 Baby 的娃娃車!" 我聽得胡里胡塗的.
Selina 從架高的床下拖出了一個娃娃床, "不只有娃娃車, 還有娃娃床!"

然後指了指床旁的粉紅小儲物櫃, "這個也是她 baby 的, 裏面放著嬰兒用品及衣物, 還有外出包!"



我瞠目結舌, 啊, 這些都是玩具嗎? 是的, 這些都是! 我還曾經不只一次在各場合看到兩三歲的小女孩推著娃娃車, 煞有其事的照顧小 Baby. 在百貨公司也有專櫃專賣這些小小 Baby, 小朋友可以選擇自己的小孩, 同時也賣相關用具, 舉凡浴盆, 尿布, 奶瓶, 衣服 ... 想得到的都有.

Selina 說這是對小孩的教育, 讓他們學習當他們還是嬰兒時, 父母是如何照顧 Baby的! 哇, 會不會太早了?!

2009年6月20日

失望!

在無事的週末午后, 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帶著書或電腦到國家戲劇院或音樂廳, 一邊喝茶或喝咖啡, 一邊看書或處理永遠做不完的公事. 我尤好音樂廳的春水堂, 坐在穿堂的位置, 喝著我必點的翡翠檸檬, 聽著隱約從音樂廳傳來正在演奏的曲目. 即便手上處理的是工作, 仍有著一份閒適及愜意.

今年劇院誠品旁多開了一家哈瓦那咖啡, 好咖啡的我, 很快的它成了我的首選. 與朋友也常約在那兒碰面聊天.

這個週六, 與我家小妹約了去看幾乎每年都會去捧場的北京京劇院演出. 為了讓媽媽少為我操煩一餐, 我們決定去那家咖啡廳吃中飯, 然後喝咖啡坐到兩點, 正好可以看戲.

人尚未到劇院, 我已沐浴在那股熟悉的閒適及愜意感中.

興奮的推門走入誠品, 立即轉向左邊, 熟的像在家裏走動般, 要了兩個人的位置, 坐了下來.
服務生讓我有些陌生, 他們沒有穿白T黑背心的制服, 我沒有週六來過, 服務生都不是我熟悉的臉孔!

我點了燻雞肉潛艇堡加冰拿鐵, 小妹點了裸麥堡做素的再加一杯曼特寧.

咖啡先來了, 我和小妹品嚐著咖啡, 隨意聊著, 或輪流到旁邊的誠品翻翻書. 一會兒小妹的餐來了, 本來她想等我的來了再一快兒吃, 我要她先用怕冷了不好吃. 小妹一口口慢慢品味, 還不錯.

一半吃完了, 另一半也不見了, 奇怪, 有半小時了吧, 我的餐怎麼還沒來.

我招呼了服務生, 詢問怎麼餐還沒有來, 服務生趕忙與廚房確認, 然後回來答覆說,
"沒有燻雞肉了!"
"沒有了? 那怎麼不告訴我, 我可以點別的, 唉呀我等的好餓啊!"
"廚房以為已經出了!"
看看 12 點 30 分, 時間很夠, 我沒說啥, 就改點了另一個餐點.

和小妹繼續聊著, 一小口一小口省著喝著我的冰拿鐵, 想留著吃完餐喝! 眼看就要一點了, 我的餐還沒有上桌, 小妹說問問看, 我搖搖頭, 說等到一點! 時間一分分逼近, 餐還是沒有上, 也沒有服務生來說明! 我坐直了腰, 拿起了冰拿鐵一口氣喝完. 突地站來, 拿起包包走向櫃台.
服務生與櫃台人員很驚慌, 我什麼也沒說, 他們馬上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等了~~~~~
"我不等了, 結帳, 那份餐不論你們做了沒, 我都不用, 也不可以算在我的帳上!" 我用高亢微顫的聲音說著.
櫃台人員直對我說抱歉, 一會兒又是請點心, 又是不算飲料費用, 我什麼也不想聽, 我遞給她誠品卡,
"我不要你們的招待, 多少就是多少, 記得誠品卡打折! 我是常客, 我對你們這一組人失望透了!"
櫃台人員不停的道歉, 我完全不領情, 連說好幾次,
"你們這組人真是另我太失望了!"

其實他們早知我已按捺不住, 小妹說當我一口氣在喝冰拿鐵時, 服務生已發覺, 並且到廚房嘀咕, 但那又如何?

我喜歡的空間, 我喜歡的氛圍, 因為他們而被玷污了! 在那份熟悉的閒適及愜意感中, 永遠都會伴隨著這份不快樂的回憶, 我可能連劇院誠品都不願進去了!
若做不到, 做不好, 或沒有準備好, 就不要來, 不要來沾染別人美麗的殿堂.

2009年6月18日

天天年輕 (研三)

清晨的節奏響起 向世界說聲早安 青春洋溢 神采奕奕 ~~~

選完花材, 我心裏不自覺的吟唱著張清芳的天天年輕這首歌. 哈哈哈, 黑人牙膏也選來當廣告歌!
是啊, 就是那股 fresh, 打從心裏感受到 ~~~



再次以投入式來插花, 老師說我比上次放鬆很多, 這次的作品很不錯. 這是回家重插的, 應該也不錯吧!


花材: 葱花 (紫, 1), 繡球花 (藍紫, 2), 鐵炮百合 (6朵), 水仙 (白, 3), 高粱 (3), 綠玫瑰 (淺綠, 6), 茉莉葉 (3), 油茶葉 (一大支), 白竹 (一大支)
這次的花材是自己的搭配, 其實也說不上搭配. "搭配"二字對我來說是專業名詞, 充其量, 我只不過是選擇我自己喜歡的花材及顏色, 談不上用在那裏或是送給誰. 學插花要一年半了, 越學越覺深奧, 越學越覺喜好及專業的差異, 但很開心, 原來自己還可以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很想知道自己可以走到那裏, 希望我有條件支持自己走下去.

2009年6月16日

"受傷"的童年!

兒童時期的事已經很模糊了! 只記得, 13 歲以前的我, 常常這邊摔到, 那邊撞到, 對於治療及復建時的疼痛感, 依稀彷彿, 隱隱存在!

在還不太會走路時, 我就"高高"從腳踏車墜下; 才會跑跳沒幾年, 就被摩托車撞斷腿, 落地後還被滾燙的引擎壓中; 才剛顯現優秀的運動能力時, 就因遊戲摔裂手腕骨, 還不自知的去轉地球直到手麻舉不起來; 開始會幫忙做家事時, 就在好不容易完成大掃除工作時, 摔個倒栽葱, 腦震盪. 幸運的是, 這些傷痛都沒有在成年後的我留下痕跡及後遺症, 哇, 只能說, 真的是太幸運了!

不過, 媽媽是嚇到了, 記得一次與大學同學出遊, 因為沒有較年長的師長同行, 媽媽特別跟同行的同學說, "幫我看著惠寶寶, 她一玩起來, 常什麼都不記得, 連命都不顧, 你們要提醒她, 別讓她玩瘋了!" 哈, 或許就是小時摔到腦袋造成的 -- 同一個時間, 只會專注一件事, 而且很專注, 旁的事都不會注意!

會想到這些事, 是前些日子因剛注射化療藥物, 人不舒服, 又不好外出, 心情因只能宅在家而沮喪. 和媽媽相倚而坐, 回想過去的自己, 都沒生什麼病, 唯兒童時期不少的受傷史! 行動受到最大限制, 就是在被摩托車撞後的那一個月. 四五歲的我雖因傷不能走, 但大人抱上抱下的, 媽媽說, 加上有人會來探望, 陪我玩, 又有愛吃的蘋果, 每天還挺開心的.

聊著, 我想起當時有個味道, 就是與中藥一起燉的排骨, 之後都沒機會再嚐, 只在記憶中, 是很珍貴的味道!

外婆最後一次的中秋節, 她也曾對我提及這段童年往事!
那時, 親戚們聽到我車禍了, 紛紛帶著伴手來看我, 我好像大人物般, 一一"接見"訪客. 但, 有個叔公一直都沒有來, 直到數週後才出現, 那時的我見到他即說,
"你來啦, 我都快好了吔!" 看看他, 接著說,
"人家來都帶很多東西來, 你怎麼兩手空空?"
我記得外婆邊講邊笑, 她說, 那時的我就像個小大人, 講出來的話讓大人都吃驚! 非常伶牙厲齒!

想像一個不到六歲的女娃兒, 坐在椅子上, 講著客家話. 吼, 現在的我都講不出這種話, 那是我嗎?

Boss, Happy Birthday!

5/23 是 Stony 老闆的生日.

去年, 他執意要我回公司上班而讓我趕上年度員工健檢, 進而發現自己身體的異狀, 雖然持續追蹤檢查的結果不好, 但很感謝他當時的在意及堅持, 讓我得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今年, 早在三月時我就決定, 他生日時, 一定親手插上一盆花慶賀慶賀. 哈, 如同在給他的生日卡寫到的, "雖尚未出師, 但也有 pro 水準咧!" 是吧? 反正我很喜歡, 也很滿意!

賀智如孔明, 才比唐寅的老闆, 福如東海, 壽比南山! Happy Birthday!
我還挺狗腿的, 呵呵呵 ~~~~~

謝謝老師幫我拍照, 讓我得以記錄自己的作品 ~~~


花材: 茉莉葉, 火鶴-綠寶石 (綠), 丹薇玫瑰, 泡盛花 (粉紅), 石斛蘭 (白), 綠桔梗 (粉綠).

2009年6月12日

隨興之作 (研三)

有點像踩地雷一樣, 將花材投入瓶中時, 不知它會是如意的站穩, 還是隨意的傾倒於某一方, 只能隨著花材投入瓶中時落腳的角度及姿態自行找到舒適又安全的位置定形 -- 隨興, 自在, 不強求, 應該是對投入式盆花很好的註腳吧!

由於花材沒有任何的強力固定, 所以, 課後帶回家的只是一把花材! 這是回家後重新投入成形的作品, 還蠻喜歡的. 來, 花瓶迴旋一圈, 看看每個角度 ~~



中心結構扎實, 花材層次錯落有致, 尤加利的線條寫意, 不錯吧! 來一個高一點的拍攝角度, 給個漂亮的最後亮相 ~~ ^_^


我很享受投入式盆花的插花方式, 我尤其喜歡花材被投入後, 自行摸索著"瓶中生態", 而最終找到平衡的那一瞬間, 這讓我有種安全感, 感覺似乎永遠會有一雙手在我即將失足跌落時扶我一把.


花材: 茉莉葉 (6), 水仙 (黃, 2), 太陽花 (橘, 7), 翡翠香檳玫瑰 (6), 火鶴-綠寶石 (5), 蓮蓬 (3), 萬代蘭 (銘黃, 3), 尤加利 (4)

投入式盆花的重點主在顯現中心的扎實感及作品飽滿感, 所以在花材選配上, 多會特別搭配些花面大(如火鶴或百合)或有體積感(多分枝, 如水仙, 萬代蘭)的花材.
表現出盆花的飽滿扎實後, 還須注意做出花的高低層次感, 加上線條花材的隨興妝點, 一個成功的作品很容易的就呈現在眼前了.
對了, 花插入水的斜角也很重要哦, 若想作品大些, 更有空間感, 斜角大些, 呈現的作品極有舒適感; 若想展現時尚感, 色彩飽和度高, 那入水角度就直立些.


有閒有時, 何不來個隨興之作, 逛逛花市, 加上一個簡單的花瓶, 居家美化, 氣氛都不一樣了 ~~
這一堂課, 讓我覺得插花變容易了!

2009年6月10日

美好回憶的成就者

上個星期四 (6/4), 是表定的插花課, 由於老師接了一個婚禮公司6/5 開幕記者會的案子, 要準備花材及會場佈置, 就將課程延期了. 但這個課程異動, 卻讓我們有機會參與會場佈置的實務工作. 為了這一天我興奮了好幾天, 怎麼說呢? 每一次課程的成品帶給的是自己的成長成就, 但這一次要做的事是為一個商務活動增生色彩, 工作的結果將影響一家公司給台灣的第一次印象及品牌質感, 哇, 是不是很重要?

我被分派到的工作, 是裝飾點燭儀式要用的點火槍及掛在入口電梯, Welcome board 及裝飾長欄的小圓形花的插花工作.
點火槍的裝飾, 打算用緞帶包纏起來, 再由老師做最後的點綴. 這個工作說來單純, 但我們在前一天先實驗了兩種做法, 後來又因為其中一支點火槍故障, 老師在當天臨時買了另一對不同款的替換, 又是另一種實驗. 很有耐心的重覆試著不同角度及方法去纏, 為的就是讓點火槍能以最美麗的身段完美呈現, 讓在這記者會裏只不過佔幾分鐘的點燭儀式得以順利又隆重的完成.
小圓形花, 是我們在基礎班首堂課程學的, 再屨屨的於後續課程中熟練它並變化出各式花形, 這應該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花形了, 插來也信心滿滿. 我們有四個學生幫忙插出 23 盆小圓形花, 當完成工作時, 看著成品, 大家都覺得好美, 好滿意. 也很期待看到在會場佈置起來的樣子.

這是隔天在美麗時尚新聞報 (Beauty Vogue News)的報導, 可以看到我們的一些成品,
http://tw.myblog.yahoo.com/cpblking-yahooblog/article?mid=22807

在老師的部落格, 也可看到成品的局部特寫,
http://tw.myblog.yahoo.com/hanaodoriko/article?mid=2504&prev=2507&next=2484

很有成就感, 看到一個商務活動如期而美好成功的畫下句點.

經過這次的體驗, 我覺得花藝工作成就的不是自己, 而是他人, 他人重要時刻的回憶 -- 婚禮, 生日, 紀念日, 求婚, 感謝, 開幕, 甚至是人生的終點 -- 在這些活動或儀式發起時, 人們腦海裏所想像的總是浪漫的過程, 感動的片刻, 美好的結局, 但真正編織這一切, 讓想像變成現實的多半是花藝工作者, 他們妝點出這浪漫, 製造出這感動, 成就這美好, 而留下喜悅的回憶. 好幸福的工作是吧? 執行中的每一樣事務, 都在堆砌美好及感動, 在這過程裏, 我深信花藝工作者在精神上透過這份不屬於自己的浪漫及感動, 從中也獲得了幸福感吧! 是不是很棒的工作!

不知有多少人曾經記得回頭, 將自己的滿意及感動回饋給花藝工作者或成就這項喜悅回憶的人?
而, 這些花藝工作者人生中的浪漫, 感動, 喜悅又有誰能幫他們成就, 帶給他們悸動及驚喜? 當他們已有過這麼多"雖不擁有, 但曾經參與"的回憶.

碎碎唸了一大堆, 言歸咱們的小圓花形! 怎麼掛起來後, 好像變得不太圓了, 當平放時, 怎麼看都覺得花形圓滿, 但掛起來後, 怎麼都變橢圓形或長方形了, 看來功夫還不到家, 要再加油! 所以, 真是別小看了圓形花, 因為它是最容易看到瑕疵的花形, 而別人也會藉此來評斷咱們的專業度, 只能說要練囉!

Round 3

第三次的化療安排在 5/19, 出院時正好是總統就職滿一週年! 哈, 想辦法讓自己的日子與一些重要事件或日期做一些連結, 感覺自已也是個特殊人物, 好像也可自我激勵一番 .

或許, 這份自以為的特殊感, 讓我有了化療以來的好心情吧!

結果, 哇啊啊, 這次針扎的好痛啊 ~~ 餘痛盪漾, 久久不散, 打針護士猛拍我胸口, 呼呼, 不痛不痛 ~~ 不過, 我的好心情可是完全不受影響!

這次又多認識了兩個病友, 還加了一位志工, 大家七嘴八舌的聊天, 熱鬧非凡, 好像小型同樂會. 志工直稱我們是身心健康又開朗的病友, 積極邀請我們在治療結束後能加入乳癌的志工行列, 大家真是深受鼓勵!
我很佩服其中一位第一次來化療的卵巢癌病友, 她的治療計劃真的是比我艱辛多了, 每週兩整天的化療, 同時要進行放射治療! 更讓人咋舌的是, 大部份的婦癌化療居然是直接於血管注射而不同於乳癌化療由人工血管注射進行. 也就是說, 在注射時, 病患要忍受藥品對血管及皮膚的傷害及刺激. 在這麼不舒服的情況下, 她居然可以與我們說笑, 而她談起這些治療, 臉上看不出一絲無耐及恐懼情緒, 她讓自己準備的很好, 比起來, 我的勇敢真是不算什麼咧! 更讓我欣賞的是, 她在進入療程前, 就直接剃去了一頭黑髮! 她說, 反正會掉, 不如就自己剃了, 她不想在更脆弱時, 再來面對這種外觀上的改變, 寧願是自己健康選擇落髮, 而不是因病掉髮 -- 即使對她一無所知, 相信她絕對是一位果決堅毅的女性, 不由肅然起敬, 更為自己偶爾的懦弱而暗自羞愧!

這三週的日子比之前兩次的療程循環, 來的更艱辛, 藥物的累積, 所有的副作用都放大了, 不舒服的期間拉長了, 雖然認命多了, 但對持續不知何時才結束的不適感, 終是又敗下陣來. 好事不常成雙, 壞事總是接踵而來, 我感冒了, 總共吃了 11 天三個循環的抗生素, 不由為自己是不是能依計劃進行下一次的化療而擔心.
結果我因為是細菌感染引發感冒, 驗血結果, 白血球有 4, 200, 呵呵, 還與醫生開玩笑, 那每一次都感冒, 這樣白血球就比較高, 治療計劃就可依時進行. 醫生馬上給我個三條線的臉, "我在想的是該不該延後治療?", 醫生聽了聽肺部情況, 想了好一陣子, "要不要延後一週?"
我皺了一下眉頭, 想到後續的計劃都要受到影響, "我不想延後 ~~~"
醫生笑了笑, 前後計算著我的感冒何時可以好, 來來回回修改著用藥天數, "再吃五天的藥應該就差不多了, 離下一次還有十天, 應該來得及!" 醫生又看了看我的手, "不痛嗎? 痛就得延後一週, 怕妳受不了!"
我握了握拳頭, 直搖頭, 表示不痛.
反正還有十天, 就賭一把吧! 下一次的化療時間還是依計劃安排了!

這一次的意外感冒, 醫生幫我上了一課 -- 若是因病毒感染而引發的感冒, 會伴隨著腰酸背痛或腸胃不舒服的症狀, 極為難過, 白血球數會下降; 而細菌感染而引發的, 身體會增加白血球部隊出來打戰, 所以, 多半可以不藥而癒, 但化療中的患者, 身體條件不如正常人, 不易戰勝, 易有高燒現象, 這是醫生擔心的部份, 所以一定要就醫.
醫生為了擔心我會不會發燒, 又要考慮用藥對肝功能的影響, 以及要不要延後治療傷腦筋, 而我還在搞笑, 真是不知好歹咧!

療程已經走到一半了, 對副作用已是熟門熟路, 其他不在意料中的插曲還是少來為妙! 醫護及家人的悉心照料外, 自己也應該盡責任, 保護好自己才是.

只能說, 力口三由口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