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7日

原來如此 ~~

一場激戰, 主戰場的 ILC 被殲滅了!
我何以得知, 術後的第一次生理期, 讓我恍然大悟, 原來一年多前我的身體早已發出警訊提醒我!

2007 年, 公司剛合併, 面臨中堅份子大出走, 那時認為只要戮力願為, 不會有闖不過的難關. 帶著一群年輕夥伴, 扛下近十項資訊系統的研發維護工作. 那時, 大家很辛苦, 十點, 十一點似乎才是正常的下班時間, 每週一, 兩天超時工作到凌晨也習以為常. 當時的我, 除了要打理公事, 同時還需應付研究所的課業. 常是週一到週三熬夜為公事, 週四到週五熬夜為課業, 凌晨三, 四點上床絕不是怪事. 加上線上服務及專案的時間壓力及年輕夥伴的經驗不足或粗心, 壓力常在心裏撞擊, 又因考慮士氣問題, 漸漸培養出怒火中燒不發的能耐. 漸漸地, 我的生理期現象改變了.
一般來說, 生理期的頭兩天, 因為量較大, 常會讓我覺得疲累, 但, 那時起, 好像變體貼了, 量逐次些微減少, 生理期不再給我麻煩, 我也樂得輕鬆應付, 不受週期影響自己的精神! 直到手術前兩次, 量實在少到幾乎沒有, 自己還想, 不會這麼早就要進入更年期了吧!

原是我的癌細胞開始壯大, 漸漸搶食掉我的雌激素了 ~~

在我第一次化療時, 和醫生討論了這個問題, 同行的病友也提出她有相同的情況, 她曾就診婦產科, 沒有發現異常, 也只好視為正常了!

其實醫生在進行篩檢初期, 就曾詢問過生理期規律否的問題, 只是當時沒啥醫學常識的我, 將"規律"只當做是時間上的規律, 而沒有聯想到量的差異. 呆呆如我, 忽視身體上細微的轉變, 而錯失先機, 未能提供正確的訊息給醫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