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日

激戰前夕

3/5 住院了!

一關關的完成了術前的各項體檢, 我被要求待在病房等待麻醉醫師的巡房, 好討論明天手術麻醉的事情.

實在不知能在病房做什麼? 看書看不下! 電視也無趣看! 電視開著的唯一好處似乎只是為了讓病房熱鬧些!
站在窗前, 望向這條台北市的美麗街道. 行人匆匆, 車流隨著紅綠燈時動時停. 當我行走在這條街道時, 從來不曾仰望目前我所在的這棟建築物, 也不曾想過要為裏面的人給予祝禱! 現在, 我在裏面, 而外邊仍是人車匆匆, 偶被紅燈暫留, 也當然沒有人抬頭為裏面的人打氣及祝福!
我是如此的健康, 正常, 卻待在病房內! 我低頭看著左胸, 在這健康的體表下, 有著看不到的癌細胞, 堂皇又放肆地攻城掠地侵蝕我的正常細胞. 我動動手, 動動腳, 我是病人嗎?

原來住院也不無聊, 約莫每一小時, 就有醫院不同職務的人來探詢我, 他們問著大同小異的問題 - 此次為何住院, 做何手術, 目前有沒不舒服, 然後又問我如何發現的 ... ... 等等, 等等問題 - 怕我亂想, 怕我無聊嗎?

又有人敲門了, 進來的是有著俏麗短髮, 看去非常爽朗的護士, 她是我住院樓層的個案管理師, 笑盈盈的走進來. 手裏拿著一份手術注意事項, 要我有空時看過然後簽署, 再交給值班護士. 她在同我說明時, 隨手在桌上放了幾張照片, 我瞄了一下,
"那是我去年照的照片, 剛拿到!"
"我可以看嗎?"
"可以啊!"
照片中的她, 笑得很開心, 看得出是一個樂觀開朗的人,
"是我們去年員工旅遊時拍的."
幾張照片中, 她的頭髮剪得非常短,
"妳的頭髮剪的好短 ..."
"那時我剛做完化療!"
我吃驚地轉頭看她, 她很自在地微笑看著我,
"我是 2007 年 7 月發現罹患乳癌, 也是張醫師的病人! ...." 她自若地談論著自己當時的狀況及治療的經過.
"剛知道時的心情怎樣?" 她問.
我回想著, 哦, 原來只不過是一個多禮拜前的事, 怎麼卻讓我覺得好似經歷了好幾十天. 我緩緩的訴說著自己的心理轉折, 以及自己如何調整來面對治療, 她邊聽, 邊點頭, 眼神滿是鼓勵,
"很好啊, 妳調適的很好, 非常棒, 妳不會有問題的! 要繼續保持!"
我很高興她對我那麼肯定.
"十個患者裏, 有八個九個都是急性子, 做事要求完美, 不管什麼事都喜歡自己來! 我想妳的個性也是如此! 現在, 妳要學著放慢, 讓別人來幫妳 ..."
原來還有這種統計!
"乳癌發生的原因, 有大部份是來自壓力, 我的壓力就是來自我老公! 他是慢郎中, 但他證明了他是對的, 因為照我的方法生活, 我生病了, 我現在得向他學習!" 她說著自己就笑開了!
"... 不要放太多壓力在自己身上, 而且要學習慢! ..."
整個談話過程讓我很舒服也很開心, 很謝謝她在開刀前夕的分享, 她的復原狀況更讓我對治療有信心.

又有人開門進來了, 是我的主治醫師同剛剛那位個案管理師,
"妳好嗎?" 張醫師問, 我點了個頭!
"看過妳的體檢報告, 雖然還有幾個數據沒出來, 但與手術關連性不大, 我想明天手術不會有太大問題!" 我點點頭!
"倒是, 我擔心術後妳兩邊重量差距的問題?"
"怕以後歪一邊? "
"不是這問題, 那可以透過自己姿勢上去調整! 我擔心的是重量感的問題! 我們討論仍是傾向建議做乳房重建! 幫妳放鹽水袋!"
"我不想 …"
"之前有病友是用自己的舊內衣改, 但都沒有考慮到重量問題! …" 醫師居然很仔細地幫我想如何解決術後左右重量的問題 …
這讓我很感念! 我可以感覺她在意的不是做不做重建, 而是我的術後心理, 自己如何去看待這兩邊的差距!

"乳癌患者都能很勇敢的接受身體上的治療, 但最難的是心理上的問題…" 她看著我的眼睛, 好像要確認我是不是真能應付這未來心理上可能帶來的障礙.
"手術只是開始, 也是最簡單的. 後面的治療才辛苦!" 她嚴肅的說, 我也僅能以點點頭來回應!
當時的我, 其實不願想未來, 我採取的策略就是只想下一步, 我不想用未來才需面對的事來為難自己, 反而擊潰自己的樂觀及信心. 雖像縮頭烏龜, 以為看不見就不會發生, 不存在, 但, 我也只能如此去單純化整件事讓自己簡單面對, 不是嗎?

一夜後的此時, 我會有不同, 而到時, 我也一定知道如何去接受, 去習慣!
力口三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