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1日

激戰過後

在醫院住了七天!

定時的有護士送藥, 送飯, 檢查我的引流管, 換藥, 而最期待的是每天醫師的查房! 我會把一天下來收集的疑問問清楚, 也讓她知道我復建的進度如何, 雖然每次她總是挑剔我的狀況, 但我可以知道她對我的復原狀況是滿意的, 自己也覺得很有成就感!
我想我已沈迷在這種被照顧, 被在意, 受讚美的環境中, 當時的我, 居然希望自己可以一直住在醫院, 不要出院!

住院期間, 我必須依照衛教的指示做復建運動, 讓自己左胸的表皮層及胸肌可以在對的地方黏合! 這是因為左胸的乳房, 脂肪及腋下淋巴都被去除, 形成了一個空間, 醫生在我的左胸裝了兩條引流管將血水及組織液排出. 隨著量越排越少, 那就表示表皮層與胸肌的密合狀況越來越好. 但, 問題是, 若密合在不對的地方, 當有較大動作時, 是會隨動作被撕裂開來, 或沾黏時間久了, 反而造成有些動作受到限制. 為此, 我可是一有時間就復建, 而且只要那種痛是我可以忍受的, 或重量可以承受的, 我都要求自己去做, 儘管做來恐佈 -- 就好像我們跌跤, 傷口才剛結疤, 又把結疤硬撕去, 血水從傷口中滲出來 -- 只是, 那血水的滲流是發生在左胸內, 感覺就像女性生理期間, 久坐站起時的感覺!
有一好終是沒兩好, 由於我的活動量大, 造成左胸密合狀況不好 (因為黏合了, 又被撕開來!), 甚至使得我的引流管失去效用, 組織液及血水都旁漏出來, 最高記錄一天換了三次藥. 又加上我皮膚易過敏, 讓醫生們真是傷腦筋! 不過, 醫師還是鼓勵我不要改變活動的方式, 就是因為黏在不對的地方才會被撕開. 結果, 我足足花了 20 天的時間, 才讓自己的皮肉密合起來! 好處是, 目前我的左手運動幾乎未感受到任何限制! 我很有信心隨著持續的復建, 它會與術前沒多大差別的.

術後的第四天, 我的病理報告出來了!
醫生查房時告訴我, 拿掉的 24 顆淋巴結都沒有被感染! 哈, 那時我好高興哦! 但不好的消息也隨即被告知, 癌細胞的面積有 6 公分之大, 有可能要進行放射治療! 我小小的沮喪, 跌坐回椅子上! 其實這結果已經很好了, 至少沒有擴散! 或許是我的反應差異太大, 醫生笑笑的表示, 治療的計劃會再討論, 會想想是不是可以不做放射治療.

病理報告的摘要如下:
病理學分類: T3N0M0 (腫瘤超過 2 ~ 5 公分, 沒有淋巴感染, 沒有轉移), 歸類在乳癌第二期B
組織學分類: 侵犯型乳小葉癌
癌細胞分析:
ER (雌激素接受體): 100%
PR (黃體淚素接受體): 10%
Her-2/Neu (人類生長因子接受體): + (陰性, +++ 才是陽性)

從癌細胞的分析, 我的癌細胞是靠荷爾蒙生長的, 那也表示我後續需接受 5 年荷爾蒙的治療. 但, 看到 Her-2/Neu 呈陰性, 我想我還是幸運的, 至少復發率及轉移性是相對較低的! 如同醫生說的, "妳還年輕, 不要放棄任何治療, 讓復發率降到 10% 以下, 甚至根治!", 根治? 原來我有機會根治! 不管未來的治療如何艱辛, 心情會有起伏, 但一定要堅持下去! 一直以來, 我沒什麼優點, 就是比別人多了一份堅持, 不是嗎?

術後第五天, 乳房中心的個管師來探望我, 好開心! 她就是教我認識我的病的那位個管師, 看到她就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不是例外, 都是預料之內的, 所以心理特別安定. 她對我的復原情況很滿意, 直說進度大超前! 在她的引介下, 我前往與一位前一天才動手術的乳癌病患進行分享, 當她看到我的復原狀況時, 她非常興奮的說, "復原的好好, 我也要像妳一樣!" 我很高興自己可以鼓勵別人, 相對的, 她不也鼓勵了我嗎? 現在, 我們倆人已是治療期間的戰友, 彼此扶攜, 彼此打氣!

術後第七天, 醫師在看過我的傷口後, 問我,
"出院嗎?" 我直覺的回了聲 "好!"
"那就出院吧!"

站在自己的臥室, 環視一件件東西, 都與一星期前沒有什麼不同, 可我眼淚就是不聽使喚地流下來! 它們是沒有不同, 不同的是我啊! 我拿起一件衣服, 蓋在那我已不適穿的內衣上, 這是接受還是逃避? 我不知道!
回答醫生的那個"好"是真的"好"嗎?
我有勇氣去注視左胸的傷口了嗎?
我有勇氣面對這真實世界嗎?

夜裏, 我突地嚎啕大哭從夢中醒來, 像娃兒夜裏餓了一樣, 嚎啕大哭, 一傾這一段日子的假堅強吧! 我好想投降哦! 我真的沒那麼棒! 直到我聽到媽媽說, "哭這麼大聲, 會吵到人家!", 我才漸漸轉為啜泣!

心情也好, 毅力也好, 就像天氣一樣, 有晴天, 有陰天, 有雨天, 我不想再抑制天氣的變化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