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0日

分水嶺

一直只喜歡素描, 可以恣意的透過筆尖放縱自己的情緒. 在一個莫名, 不甘願的情況下, 我開始畫水彩. 一開始, 水及顏料在我的畫紙上放肆, 竄流, 我隨它們融合, 看能產生什麼樣的風情. 老師曾很友善的給我的畫作下了個結語 -- 像濃郁的咖啡, 有古典畫風 -- 其實是色彩混濁, 灰暗.

這兩幅畫, 正好是前後幅, 有極大的不同. 記得第二幅在檢討時, 老師說 -- 完全看不出是惠寶寶的畫作, 畫裏充滿藍色, 如在豔陽之下, 一掃過去晦暗的氣氛.

這兩幅習作, 是我在學習水彩過程中的第一個小突破, 也引發我對水彩的喜愛, 開啟漫漫習畫日.

當時對物體的形體掌握力還不太好, 會因為自己太專注某些點而出現有趣的形態. 有時自得其樂, 老師居然說這樣畫面趣味十足. 哈, 很會鼓勵學生.

(圖一 2006.12)

有戽斗的蕃茄 & 長長的釋迦 ^_^

(圖二 2006.1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