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7日

禮物

每年大掃除時, 讓我覺得煩心的就是這些小東西, 因為, 要一個一個慢慢的, 輕輕的擦. 去年太暴力, 就將兩個小東西擦破, 擦斷, 很心疼, 捨不得丟, 放到今年, 實在不行了, 只好餵給了唱著少女祈禱的黃色大嘴獸.

這些小東西, 或朋友出國玩, 帶回來給我的; 或生日時收到的禮物; 或人生某一個中繼站結束時收到的祝福禮. 最老的一個是小六畢業時, 同學送的 (不過, 別問我她的名字, 真的記不起來, 同學拍ㄙㄟ咧!), 猜猜是那一個? 最年輕的一個, 是去年 12.28 飯團送的.

今年在擦那支小木海豚時, 心裏還唸著, 這是阿亮去印尼出差回來送的. 沒想到過年期間, 居然在晶華酒店遇到他全家, 還正巧與他坐隔壁桌. 人有時突然興起的唸頭, 或許在預告什麼, 不要忽略哦!!

這個枯楓葉是 2004 年冬與一羣精業同事去日本自助帶回來的. 嗯~~ 至今還感受得到當時寒中帶暖的溫馨, 途中的搞笑行逕依然清晰, 真是個讓人回味的旅行.



右邊這個娃娃已快成為我的化身了. 不知是那年生日, 萬海同事送的. 記得當時打開盒子時, 大家都快笑翻了, 因為我那時的髮型就像"她"一個樣. 輕按"她"的頭一下, 頸子上的彈簧讓"她"的頭上下震動著, 看來古靈精怪, 活像我滑稽的樣子. "她"全身都是紙糊的, 前幾年, 左後腦勺的頭髮被我粗魯擦破, 心裏犯嘀咕好一陣呢!! 還好, 目前我和"她"依然健康笑臉多多.

記憶可以用好多形式保存, 也一定在腦中, 心中佔著某一個位置. 文字, 照片, 或小東西都是那個 index 或 key, 讓我們可以將記憶從腦中某個角落把"它們"挖掘出來. 我很謝謝這些朋友們, 給我這些小東西, 每年, 讓我得以對過往有一個巡禮.

最老那個, 猜到了嗎? 就是那個白瓷娃娃, 本來手上有朵小花的, 被我經年擦呀擦的, 弄"謝"了! 那是我告別童年, 轉入少女階段前獲得的禮物. 童年記憶應是歡樂的, 不知為啥, 看到它總有落寞感, 希望我的同學安好, 幸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