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日

Round 4

第四次的化療安排在 6/9 (是 Moony 的生日吔, 應該沒記錯吧!)

由於我指定樓層的單人房沒有空房, 醫院讓我包雙人房! 進入病房, 怎麼看就不順眼, 明明就我一個病人卻有兩張病床, 一下坐坐靠窗的, 一下坐坐靠內側的, 要睡那一張床咧? 再看看旁邊搭配的家具, 只有可以收放的躺椅, 心想晚上來陪我的小妹要睡那嗎? 難道要睡病床? 懷著一個疙瘩, 開始了我這一次的治療!

實在只能用完美二字來形容這次的扎針, 出奇順利, 完全不痛, 讓我直誇注射護士! 由於這次一同打針的病友是之前就認識的, 加上對醫院的伙食已吃膩了, 我邀大家打完針後請假外出吃飯去, 好好慰勞被虧待已久的味蕊!

注射護士在整理病歷時, 發現我住包房, 問我,
"八樓還有單人房, 怎麼不升等上去?"
八樓是 VIP 樓層, 就是我開刀時住的病房, 設備好, 氣氛佳, 護士病患比 1:4, 是很適合需高度注意或極需療養的病人使用, 也因此, 我自認再佔用那樣的病房是不人道的, 要讓給更需要的人. 好巧, 有空房, 我很開心的同意轉房, 而且是乳癌專用病房哦!

再踏上八樓, 當時住院第一天報到時的心情再度湧泉而來 -- 對未來的惶惶不安, 對當下的陌生疑問, 帶著走一步是一步的心態...
走入病房我這邊摸摸, 那邊看看, 想著自己開刀住院期間的景象, 我左手搭在牆上, 做著當時的復健運動, 我坐在病床上, 想起開刀不久後下床的蹣跚樣, 那只不過是三個月前的事呢!

病房門開了, 進來了一群熟悉的面孔還有我的主治張醫師, 八樓的個管師很熱情的歡迎我回來, 大家很開心的寒暄, 是啊, 我在鬧什麼彆扭, 舒適的病房, 溫馨的照護, 我後續的治療都要回八樓住.

第二天一早, 八樓的護理長特別來看我, 或許只見過一面, 對她已沒印象! 她是特別來謝謝我開刀出院後送去的花及謝卡, 一一點名感謝她們的護理人員, 讓她們倍受鼓舞! 其實不生病, 真的不知道醫護人員的偉大! 我與他們無血緣, 也非朋友, 但他們對我卻做著再私密不過的照護, 這是家人可能都做不來的. 就像媽媽說, 這樣的工作一定是發願而來的, 要不然是做不下去的, 所以怎能不用"偉大"二字來形容, 怎能讓我拂拂衣袖離去, 而不回頭對她們的悉心照護表達真誠謝意呢!

這次的化療真的只能用"歡樂"來註腳 -- 有完美的扎針, 有滿意的義大利餐, 有溫馨的病房, 有可人的護理, 哇, 大滿足咧!
或許心中溢滿著美好愉快, 反而更不想抑制自己的情緒, 副作用上身的不舒服, 我用大哭來渲洩, 哭一哭好像不舒服就不見了, 然後又煞無其事的繼續面對處理. 雖然怪異, 但還真的滿有效地, 在心理上感覺不舒服的日子變短了! 這次有個進步之處, 我感受到接受化療以來第一次的飢餓感, 而且會有想吃東西的衝動. 應該是適應了藥物吧!

抽血報告白血球數字挺漂亮地, 有 2, 800, 肝功能又變差了, 只剩兩次, 就快結束了, 我可以為未來作夢了! ^_^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