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9日

老師

班上沒有人語交談聲, 只聞鉛筆在畫紙上移動的悉窣聲.

老師忽地說: 你們真幸福, 遇到不會或做不出來的, 還有老師可以問. 像我現在, 就只能自己想辦法去突破, 去解決.
學生回問: 老師你現在還有不會的 ...

看過一篇譯研所同學轉來的演講稿 -- 研究所學生不同於大學生, 不再只是接受知識, 而是要創造知識.

在職場, 曾幾何時, 我已成為同仁諮詢的對象, 有答案是應該的.

是啊, 越到"師父"級程度時, 人們不會想到你也會有疑問, 也有瓶頸; 心中也會希望還有個老師, 可以解惑; 做得好時, 也有人站在自己的背後讚美或以其專業評論指點一番.
在工作上, 完成一件工作時, 我總不忘大聲自我讚賞, 此時, 辦公室年輕同事會開玩笑說 "又在自得其樂". 是啊, 因為我的背後, 只有出問題時才會有人出現.

老師說: 創作路上是孤單的, 遇到問題只有自己能解決 ...
學生問: 藝術家間不討論嗎?
老師說: 少 ...
我想, 即使有討論, 應該也只是在作品展出時吧!!

不再只是接受知識, 而是要開始創造知識 -- 這應該也是任何專業領域從業人要有的認知吧!
目前我對自己奉獻多年的工作, 產生懷疑, 想要放棄, 或許, 是我自己只想接受知識, 而未認知到自己已在創造知識的位置上了!

2008年3月27日

久違了素描

最近提不起勁唸書或做正事, 但一拿起畫筆就精神百倍, 還熬夜作畫呢!!

這是多年來我的首幅鉛筆素描, 好久沒有這樣畫, 很過癮, 只見鉛筆在畫紙上胡亂走著, 到處都有我用力過度的"鑿"痕.

插花 (六)

課程 6: 新娘捧花 -- 手綁花束
老師的評語: 不錯, 很漂亮.

這是基本的手綁花束技術的練習, 花材只有一種 (老師怕我們挫折大). 主要是練習螺旋抓花, 這樣花與花才不會卡死, 可以輕易調整或抽取. 在我們紮綁前, 老師一一檢查我們的抓花是否有呈螺旋花腳, 花型圓妥否, 通過才可以紮綁, 錯了, 就得再練練. 雖然之前我有抓過幾次的經驗, 但今天的花材似乎不太好抓, 雖一次 OK, 但花在我手上也快熟了.

花材是玫瑰, 叫冰火玫瑰, 教人著迷. 它的花瓣內面是紅色, 外面是白色, 層層花瓣呈現出冰山(白)火焰 (紅)的景象. 它那內斂火焰另人著迷, 外冷內熱, 很多想像空間.

今天捧花小小的, 決定搭公車回家 ~~~ 飆淚 ~~~ 怎麼下午四點多, 那麼多人搭公車, 一轉身,
ㄆㄚ--------- 哇 ~~~ 哇 ~~~ 花斷了一支 ............. 可以感受到我的心痛嗎?


(媽媽的手 - 媽媽權充檢場, 幫我拿花)

(注意到上方中間靠左那多花焦距怪怪嗎? 就是那朵斷花, 它不在花束上, 而是在桌面上.)

2008年3月22日

千斤重擔, 時時警惕!

今天伯公說話讓我猛起雞皮疙瘩, 眼淚無法抑制的流.
夜已深, 一點兒睡意都沒有, 再回到有是非黑白的世界, 真是讓人舒暢.

我們都是台灣人, 別再被顏色挑起之間的對立.

2008年3月20日

插花 (五)

課程 5: 陽光向日葵手提籃 -- 自由配置插法
老師的評語: 今天的花很可愛, 花型不錯, 有小巧思. -- 老師拿掉一支瑪格麗特後, 花景變有深度了.
(花的種類一多, 我就會不知手措. 今天, 給它放輕鬆, 沒有想很多, 插插插, 結果 --- 我覺得很不錯, 插完, 心情頂好的!! 呵, 呵, 老師的花材設計的好, 隨便插都漂亮. ^_^
由於這個提藍小, 老師在示範時, 特別提醒不要插太大, 以免頭大身體小. 所以咧, 我在第一感的高度決定後, 再減二次, 讓花枝更短些, 哈, 今天花的身材終於不像我了 -- 秀氣)


我很喜歡今天的感覺, 看著看著就笑開了, 這也是為啥趕在今天 post 上來. 開心!!





插花 (四)

課程 4: 原野風情水滴型桌花
老師的評語: 有點大, 但我相信妳一定可以插得好. 花型不錯, 顏色分佈很好.
(我插的太大了! 每次我的花插起來, 總是班上 super大的, 老師笑說插出來的花真的有像插花人. 真是給它苦笑. 水滴型的花型一般應用在新娘捧花或壁花, 由於我們還不熟花型, 先用盆花練習. 上課那天, 我一直哇哇叫我的像龜山島, 回家後實在看不過去, 就整個卸下重插 -- 二圖. 好像有好一點, 是吧?!)

(圖一, 很肥, 是吧!)

(圖二.1 鳥瞰)



(圖二.2 側面)

分水嶺

一直只喜歡素描, 可以恣意的透過筆尖放縱自己的情緒. 在一個莫名, 不甘願的情況下, 我開始畫水彩. 一開始, 水及顏料在我的畫紙上放肆, 竄流, 我隨它們融合, 看能產生什麼樣的風情. 老師曾很友善的給我的畫作下了個結語 -- 像濃郁的咖啡, 有古典畫風 -- 其實是色彩混濁, 灰暗.

這兩幅畫, 正好是前後幅, 有極大的不同. 記得第二幅在檢討時, 老師說 -- 完全看不出是惠寶寶的畫作, 畫裏充滿藍色, 如在豔陽之下, 一掃過去晦暗的氣氛.

這兩幅習作, 是我在學習水彩過程中的第一個小突破, 也引發我對水彩的喜愛, 開啟漫漫習畫日.

當時對物體的形體掌握力還不太好, 會因為自己太專注某些點而出現有趣的形態. 有時自得其樂, 老師居然說這樣畫面趣味十足. 哈, 很會鼓勵學生.

(圖一 2006.12)

有戽斗的蕃茄 & 長長的釋迦 ^_^

(圖二 2006.12)

2008年3月16日

My nicknames

(週六真是我的 blogging day, 一週的想法, 在這個晚上, 全 post 上來)

忘了是那天晚上, 一家人談興很好, 聊著聊著聊到我們小學求學時的事, 就扯到了綽號.

朋友曾經如何稱呼我咧 ~~
小惠, 小惠噹(特殊發音), 齊齊, 阿齊, 惠姑娘(玩扮家家時, 姊妹間起的外號, 有趣),
大狗狗(大學時, 有一年冬天老穿一件毛毛外套, 因而得名),
阿惠(特殊發音, 大學死黨對我的暱稱),
整氣恩(自我介紹時, 太緊張, 把自己的名字說成, 整齊的整, 秀氣的氣, 恩惠的恩. 同學有時會拿來開我玩笑. 苦笑)
齊小強(不是我像蟑螂, 是我程式寫的好, 反應快時, A 老闆就會這樣叫我, 哈, 得意),
齊阿章(台語諧音, 個兒大不小心擋到 A 老闆的路而得名, 很少用),
修飛機(中文羅馬拼音, 姓在後, 唸快些而得名. 又是 A 老闆起的),
大妞(我祖籍山東, 個兒大, B 老闆喜歡用山東大妞開我玩笑, 最後成為他叫我的專屬名字, 有親切感),
小孩(有個同事因我時而孩子氣的行徑而給名),
vb(有位同事因無法正確發音我的英文名字, 結果唸成這兩個英文字母),
肥比(胖嘟嘟後, 有少數同事以我英文名字諧音開我玩笑, 很不喜歡),
齊老闆(一些精誠同事, 如是稱呼我, 如何得名, 不詳).

只記得這些, 以後想起別的, 再回來補!

綽號挺有趣的, 可以從中了解自己給別人的感覺.

Turning the planning process inside out ...

週一 (3/11), 在聯合報的 The New York Times 精選上看到一篇文章, 覺得有趣.
有趣的地方是 -- 顛覆了在職場中談創新時, 常用的一句話 "Thinking outside the box", 也就是說 "不要 inside out" (哈, 每年 business plan 或討論產品未來時, 這句話就會有人提出來). 有一本書 "Improv Wisdom: Don't prepare, Just Show up" (我會翻成, "興之所至, 智之所在", ^_^), 提出 "Look inside the box and take a fresh look at what's already there.".

我的解讀是, 在向外尋求解答時, 不要忘了企業內員工的經驗及技能, 那是企業既有的資產及能力, 他們應為企業所在領域中身經百戰的佼佼者, 或許, 最好的意見往往來自他們其中. 說穿了, 是在輔導企業如何根基在內部人員既有的能力經驗下, 鼓勵並激發出靈感及創意. 首要建立 "Yes" 文化 -- 對員工的 ideas, 說 YES, 而不是要求 "Be creative, but don't make any mistakes.". 好的 ideas, 在怕被說 NO 或一堆問題考問下而枯萎. 何妨來個 "Happy accident" or "Happy mistake"?!

這是 2005 出版的書(台灣好像還沒有譯本), 在 2008 年的今天被提及, 甚至有顧問公司以此來輔導企業創新. 或許, 它的立論真有獲得驗證或收到成效, 所以漸受注意吧! 有機會找出來看看.

企業管理者們, 又有新理論來了!!

2008年3月15日

插花 (三)

課程 3: 浪漫燭光餐桌花 -- 平均分佈插法
老師的評語: 平均插法真的比較拿手, 很好. 還有, 很會補葉子.
(我也覺得, 平均插法, 讓我插起來很沒壓力, 這裏插插, 那裏插插, 同種花不要擺在一起就好了. 一向不太喜歡紅色或桃紅色, 但從插花成品來看, 頗有浪漫甜蜜之感. 是吧?!)

插花 (二)

課程 2: 英國伯爵午茶花 -- 集中型插法
老師的評語: 很工整, 惠寶寶對集中型似乎比較無法掌握, 沒有表現出自己的風格, 或許是(資訊)工程師出身, 沒有了邏輯, 就失去了方寸.
(這個作品真的插得猶猶豫豫, 沒有想法, 比來比去, 拿不定主意, 最後在花越來越渴壓力下, 胡亂地趕緊把花插插插!)



(拍照時, 媽媽正好在做晚課, 第二張的桌面有媽媽的倒影. ^_^)

插花 (一)

在決定給自己一個長假後, 幫自己安排的第一件事, 就是重拾剪刀, 插花去! 期透過玩花弄草, 找回自己溫暖柔軟的那一面.

老師的 blog -- 花踴子(http://tw.myblog.yahoo.com/hanaodoriko/ ), 大家可以順便去那兒看看, 會發現不同的花藝風情. 我喜歡, 是因為她的色彩感很好, 花材的搭配及配置自然, 讓我如入花園, 如置林間, 如立塘邊, 舒適而放鬆.

有興趣, 就和我一起當同學吧!!

=================================================

雖之前學過半年, 但也有四年沒摸了, 決定從基礎開始.

課程 1: 圓形盆花 -- 平均分布插法
老師的評語: 無可挑剔 (開心百分)

2008年3月8日

盛開的玫瑰 ~~


過年期間家裏插著玫瑰, 很喜氣也很甜蜜!
家心情好, 花也跟著心情好, 大鳴大放. 原來盛開的玫瑰是這個樣子!!

這是什麼花?


是蕾絲, 看得出來嗎?
插在媽媽用完的歐舒丹橄欖化妝水的空瓶.

2008年3月7日

蘭花開了!!



去年生日, 小花送了一盆蘭花來.

花送到時, 正值工作及學業忙碌之秋, 天天像是扛著炸彈上班似的. 收到它, 著實讓我開心了"十秒", 有點好心情. 接著, 忙碌讓我再也沒空去注意它.

直到有一天, 四樓的 Dolly 上六樓來開會, 會議開始前, 特別繞過來我的座位聊天. 她有養蘭, 對蘭花挺了解的. 她說, 幾次上來看我的蘭花, 都沒有遇見我. 蘭花很漂亮, 她好想要一株. 後來, 她覺得盆栽的配置及處理都很好, 不想破壞, 就作罷了. 那時, 我才想到, 蘭花送到我窗前個把月了, 沒給它喝過一口水. 就這樣每隔十幾二十天, 記得了, 就給些水, 要不就放著它"口乾舌燥". 或許, 就是這樣, 對了蘭花的習性, 讓它苟延殘喘了下來. (真悲慘, 在我手上的植物活的真是辛苦!)

去年底, 我帶它回家, 沒幾天一顆顆的花苞冒了出來, 連同盆的其他綠色植物也競相生長, 真是熱鬧非凡. 欣賞欣賞我的蘭花開花歷程吧!!


禮物

每年大掃除時, 讓我覺得煩心的就是這些小東西, 因為, 要一個一個慢慢的, 輕輕的擦. 去年太暴力, 就將兩個小東西擦破, 擦斷, 很心疼, 捨不得丟, 放到今年, 實在不行了, 只好餵給了唱著少女祈禱的黃色大嘴獸.

這些小東西, 或朋友出國玩, 帶回來給我的; 或生日時收到的禮物; 或人生某一個中繼站結束時收到的祝福禮. 最老的一個是小六畢業時, 同學送的 (不過, 別問我她的名字, 真的記不起來, 同學拍ㄙㄟ咧!), 猜猜是那一個? 最年輕的一個, 是去年 12.28 飯團送的.

今年在擦那支小木海豚時, 心裏還唸著, 這是阿亮去印尼出差回來送的. 沒想到過年期間, 居然在晶華酒店遇到他全家, 還正巧與他坐隔壁桌. 人有時突然興起的唸頭, 或許在預告什麼, 不要忽略哦!!

這個枯楓葉是 2004 年冬與一羣精業同事去日本自助帶回來的. 嗯~~ 至今還感受得到當時寒中帶暖的溫馨, 途中的搞笑行逕依然清晰, 真是個讓人回味的旅行.



右邊這個娃娃已快成為我的化身了. 不知是那年生日, 萬海同事送的. 記得當時打開盒子時, 大家都快笑翻了, 因為我那時的髮型就像"她"一個樣. 輕按"她"的頭一下, 頸子上的彈簧讓"她"的頭上下震動著, 看來古靈精怪, 活像我滑稽的樣子. "她"全身都是紙糊的, 前幾年, 左後腦勺的頭髮被我粗魯擦破, 心裏犯嘀咕好一陣呢!! 還好, 目前我和"她"依然健康笑臉多多.

記憶可以用好多形式保存, 也一定在腦中, 心中佔著某一個位置. 文字, 照片, 或小東西都是那個 index 或 key, 讓我們可以將記憶從腦中某個角落把"它們"挖掘出來. 我很謝謝這些朋友們, 給我這些小東西, 每年, 讓我得以對過往有一個巡禮.

最老那個, 猜到了嗎? 就是那個白瓷娃娃, 本來手上有朵小花的, 被我經年擦呀擦的, 弄"謝"了! 那是我告別童年, 轉入少女階段前獲得的禮物. 童年記憶應是歡樂的, 不知為啥, 看到它總有落寞感, 希望我的同學安好, 幸福.

2008年3月5日

怎麼這麼多部落格也叫 "穗穗唸" ~~

看到今天有兩位朋友光臨, 有點小開心, 不曉得是誰來玩? 是我熟識的朋友嗎? 若不是, 他們是如何尋來的? 試著輸入 "穗穗唸" 搜尋, 哇啊, 真是同好者不少.

決定給自己的網誌一個新名稱 "穗風"!

"風" 在中文有好多意思 -- 習氣, 作為, 氣韻, 神態, 消息.
在這裏, 有著我的消息, 我的味道, 我的喜好, 願與好友們分享. 希望大家有空來吹吹 "穗風"!!

2008年3月1日

爸~爸. ^_^

最近新出的 Ford Escape 電視廣告 -- 小娃娃對著過往的男仕叫著"爸~爸." -- 這樣的景象,在每次播出時, 都抓住我的目光, 引我回到三歲時的一個場景 ~~ (我怎麼會記得這麼小時的事呢? 是外婆告訴我的. ^_^)

那一年, 爸爸北調新竹部隊, 媽媽帶著我和妹妹(小妹還沒出生)搬離台南官田眷村, 住進了美濃的外婆家. 一下子, 天天看不到爸爸, 就老是唸著. 外公的照相館就開在美濃公車站對面, 媽媽都會在那兒幫忙, 因此我也"坐鎮"店中 -- 在店門口蹲著, 看著對面公車站的往來旅客, 一見到身穿軍裝的, 就衝著人笑, 大叫爸~爸.

外婆說, 她那時看到我這樣子, 惹得她想哭, 覺得家人分開住, 爸爸不在身邊, 小孩子很可憐. 但是, 過沒幾天, 習慣了美濃的環境及親戚朋友後, 爸爸, 哼! 沒空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