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

嬉戲乎, 面具乎!

或許受了接連兩週插和風風味桌花的影響, 現下要轉回歐式桌花, 腦中是一堆亂像, 像電視機訊號受到甘擾一樣. 花材的搭配也好, 顏色的搭配也好, 我只有兩個字給自己 "突兀". 但, 換個角度想, 再給自己兩個字 "嬉戲"!

當帶著 "嬉戲" 的心情時, 對事情的結果變得不在意, 只關注那個過程, 那一刻, 是快樂的, 是盡情的就好了, 讓自己有了全然的釋放.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 才會有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想法出現.

看看我 "嬉戲" 的結果, 哈哈, 中不中, 西不西, 什麼元素的花材都有. 好像把一堆不相干的人聚在一起, 但又不知要做啥, 反正誰也不認識誰, 就盡興吧!

不搭調的花材:繡球花(粉綠, 1), 蛇目菊 (3), 唐棉(5 顆), 菊花(紫, 1), 菊花(銘黃, 3), 火鶴 (粉綠, 3), 千代蘭(桃紅, 2), 小油茶葉, 葉蘭, 茉莉葉.

這樣的 "嬉戲" 放了兩天,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重插!
花材間, 好像融合了些.
一群不相干的人, 經過一番嬉戲, 認識了, 但是不是也就開始戴上了面具?
這個重插的作品, 就起名 "面具" 吧! 有沒有覺得就是個假假的仕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