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3日

後記

最後一次的副作用衝擊還是很大, 甚至更大更長. 但, 就在出院的那當兒起, 大家好像都不再把我當病人了, 包括我自己也是. 不舒服時, 就想只有這幾天了, 撐過去就好了, 過去小心翼翼的生活細節也變得有點隨意.

我的總體檢安排在最後一次治療的兩週後, 8/7, 比一般提早了, 但為了配合主治醫師出國的行程, 也只能提前.

前一天, 我失眠了, 半年前等待篩檢報告的那種不安心情, 一直襲擊著我, 黑暗中, 我用手不斷探摸著, 自我檢視, 好像強迫症似的, 無法控制的一再確認自己是沒事的.

檢驗人員緩緩的移動掃瞄, 盯著螢幕看, 每當她停下來, 在圖像上做記號時, 我就會倒吸一口氣. 我與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試圖想從她的口氣去確認有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東西, 她突地笑著說, 妳放輕鬆啦, 不要那麼緊張.
醫生進來了, 檢視著檢驗師印出的超音波圖像, 又再我身上掃瞄幾處地方, "很好, 沒問題! 囊腫雖麻煩, 但目前狀況不讓人擔心.", 我很開心的雙手握拳, 振臂高呼!
醫生翻閱著我的病歷, 然後笑笑地看著我, "妳的狀況, 我一點都不擔心!", 接著, 她將其他體檢項目報告拉出來看, "不錯啊, 數字都很不錯!"
醫生接著開出了第一個月的荷爾蒙治療用藥, 總共用藥五年, 以抑制癌細胞的"春風吹又生". 在說明用藥可能的副作用, 以及叮嚀要記得定期回檢後, 醫生看看我, "好啦, 就這樣了!", 我看看她, 居然有點依依不捨, 過去半年, 我已太習慣有醫護的照顧及問暖, 他們幾乎是家人之外最常出現在我身邊的一群人, 雖知一個月後還會因為領藥及處理人工血管而碰面, 但醫病關係終是會因為治療結束而轉淡的, 他們需要將注意力轉放到現下需要關注的人身上, 而我, 也有自己的課題, 就是"如何當個正常人".

就在我整理心情要好好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時, 8/8 晚, 媽媽發現我體溫很高, 兩度幫我量體溫, 都高達 38 度 4, 媽媽說得去掛急診. 我當時並沒有不舒服的現象, 而且前一天總體檢才過咧, 怎麼可能有什麼狀況, 直說體溫計壞掉了.
次日早上起來, 我的左臉腫起來了, 牙好痛啊, 小妹去藥房幫我配了消炎藥, 吃了好像不痛了, 但腫脹現象沒有改善. 夜裏開始發冷, 接著又發熱, 這回不得了了, 臉都歪了.

一早, 去向羅叔叔報到, 我從高中起就是他幫我照顧一口牙. 他看著臉歪的我, 又注意到氣色差的我, "妹妹, 妳那兒不舒服?"
"臉腫了!"
"妳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停了一下, 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我在接受化療!".
他招呼我坐到牙醫看診專用坐椅去, 然後以責備口吻對陪我就醫的媽媽說, "妳怎麼都沒有提!"
他很快的檢查我的患處, "是蜂窩性組織炎! 妳現在的抵抗力弱, 容易細菌感染, 看起來妳忍了有三天了! 不怕, 這病叔叔有辦法治!"
接著就是打麻藥, 進行清瘡, 痛得我眼淚直流, 後來居然嚎啕大哭起來了, 無法抑制的哭. 我是為痛而哭嗎? 從第一次見到羅叔叔, 他對我的說話口氣從來就沒有改變, 不管我年歲多大了, 不管我外形變得如何, 他見到我總是叫我 "妹妹", 好像見到他, 時間又回到少女時代似地. 我傷感的, 或許是我身上的痕跡, 已很明確的宣告, 現在是 2009, 少女時代已遠揚, 我已不復當年我了.

我打了電話給台安醫院乳房中心的個管師, 告知她我目前的狀況以及羅叔叔的用藥指示, 她要我在用藥兩天後若沒有改善一定要回院, 兩天後她還特別追蹤我復原的情況, 真是很謝謝咧!

在羅叔叔的處理下, 狀況逐漸好轉, 第三天從外觀已看不出腫了. 後來在我複診時, 我聽他對實習醫生解說, 才知道那天的狀況是有些小危急的, 當時他很擔心細菌跑到血管去而引發菌血症. 他最後補了一句, 當一位這樣的癌患, 臉腫成那樣出現在你面前, 你不醫他, 誰醫他. 羅叔叔轉向我, 下次一發現不對一定要趕快就醫, 這狀況還會再回來的.

經此一事, 我才知道, 我是沒有權力放縱的, 怪只怪自己太放任吃沙拉了, 現在媽媽已嚴禁我在外吃生食.

現在的我, 正走在康復之路, 每一天都感覺到自己越來越好 ~~~

我知道關心我的親友, 好友有在追我的部落格, 在此謝謝您們, 謝謝您們的陪伴, 謝謝您們的祝福, 這半年好似失去了, 其實得到很多, 很感謝在人生中能與您們結識, 我也希望您們也很高興結識了我, 哈哈哈 ~~~

願 ~ 平安, 健康, 快樂, 富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