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9日

本戰(三)

一樣的道路, 但心情已與來時不同!
一樣的台北市, 一樣的我, 但家人, 醫生, 連同我自己都要以不同的態度看我了; 只有那些尚不知情的朋友們, 親戚們, 同學們仍能一如往昔的看我! 要打破這一如往昔, 不想也捨不得. 當時的我完全不知該如何處理他人知情時的反應 -- 我不想別人看到我時臉露悲憫, 我不想別人看到我時心裏有負擔而不自在, 我不想別人看到我時想到的是不開心的事, 我不想別人為我小心言語, 我不想 ...

回到家, 我只是輕描淡寫的轉述了醫生及個管師的說明及接下來要做的檢查. 家人的反應是 "會不會弄錯了?", 是啊, 我也好想如此質疑!
我儘量的表現如常, 好像沒有受到這件事的影響! 我要自己不准哭, 假裝能夠泰然處之面對治療! 這一切看在家人眼裏, 我知道他們很心疼! 我最難面對的是爸爸和媽媽, 原是我要照顧他們, 現在, 卻反要他們照顧我了, 每每想到這, 我就淚如雨下, 難以自己!

再與個管師了解可能的開刀時間後 (穿刺後的兩週內), 我列出了開刀前要處理的事 -- 保險給付範圍, 課程請假, 該做而一直賴著不做的事... ... 不管把自己弄得多忙, 心裏還真是難受, 只要一個人獨處時, 管它是在家裏, 公車上, 外面, 我很難控制自己的眼淚.
為了請假, 加上自己真不知怎樣扯謊, 我如實的告訴了插花老師及畫畫班的班代金老師, 他們沒有驚訝, 也沒有安慰我的意思, 好像我只是為了感冒來請假似的. 金老師很直爽地說"趕快就醫, 不要想太多, 醫生說要割多少就給他割 ... " 是啊! 發現了總比沒發現好, 開始治療後, 狀況一定比現在好, 我在哀怨什麼呢? 或許, 我只是要有人來肯定這不是一件壞事吧! 接下來的我, 心中陽光普照, 雖偶有雲層遮日, 但我終是能坦然面對及討論這件事了!

做磁振造影(MRI) 是一個很奇特的經驗!
護士先在我的手背上注入顯影液, "不會痛嗎? 有人痛到哇哇叫! 今天妳是運氣好哦, 都不會痛!"
檢驗師來了, 帶我進入了磁振造影室,
"這是一個最安全的檢查, 沒有傷害, 精確度高, 可以立體呈現妳身體裏的好細胞及壞細胞!"
"現在, 麻煩妳脫去上衣 ..."
"等一下會很吵, 這裏有耳塞, 請戴上."
她要我趴臥在一個可以讓乳房垂下的架子上, 並給我一個按鈕, 若有問題時好按一下呼叫她, 接著就把我輸送進一個拱形機器裏!
真的很吵, 一段段不同音頻的聲音, 規律的彈奏著, 好像有涼涼的細弦掃過我的上半身, 我的身體就像一把琴身似的! 妙吧!

進入診間時, 正好有一家人在聽報告, 護士請我, 媽媽及大妹到隔壁診間等著. 那一家人為報告沒問題而感到開心, 但也對醫生說的懷疑處感到憂心. 我真心希望醫生的懷疑是多慮的!

有一會兒吧, 終於聽到醫生叫喚我!
"今天, 是來看磁振的結果, 好決定接下來的治療計劃, 是吧?" 醫生好似再一次的對我宣判我真的是一位乳癌病患.
"磁振的結果, 左邊有兩個地方發現不正常細胞, 而右邊, 還好, 沒有發現不正常細胞!"
醫生調整著影像, 讓我看, 並將病理報告放在另一個電腦螢幕,
"白點就是有問題的地方! 一個距離乳頭 7公分處, 約 2.4 公分大, 是我們一直追蹤的地方;另一個在乳頭下方 2 公分處, 比較小!"
"這種情況下, 我會建議全部切除!" 醫師盯著我看, "若採取保留手術, 很難保持適當的形狀, ... "
其實這些我自己都想過了, 若採保留手術, 我要多面臨放射治療, 未來又有復發可能性, 以及自己有沒辦法面對那殘缺不全的乳房外形.
"我可以接受全部切除!" 我很堅定的看著醫生. 醫生的眼神似乎有點稱許,
"全部切除, 可以透過乳房重建, 讓外觀上不會有太大差異. 這可以與切除手術一並進行!"
"不, 我不想重建! 我不希望任何不屬於在那個位置的東西或組織放在那裏, 沒有了就沒有了! 復發了, 反而麻煩!"
"術後二年內是復發高峰期, 要不, 妳在二年後看情形再決定好了!"
"嗯!"

這一天, 我的心情很好, 甚至有點 hyper, 對醫生的問話, 我的回答既快又堅決.
其實, 這次門診前, 我在心理層面都做好了功課, 我甚至連不幸右邊也發現癌變的情況都想過.
我列出了失去乳房的好處及壞處,
好處: 不會有下垂, 外擴的問題; 體重可以輕一點; 免去生理期時的腫脹感; 少掉眼神性騷擾 ...
壞處: 就是少了唄! 有沒法子解決? 穿義乳內衣唄! 那還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沒有吔!

"妳看來是很樂觀的人, 要一直保持下去!"
"會的!"
"很好!" 醫生看著我, 有點欲言又止, 話緩緩的吐出, "去年的檢查, ..."
我不記得醫生是如何問的, 我沒有多想, 直接回答著說,
"那是一個看來正常的水泡, 任何人都不會去懷疑有什麼問題."
醫生點點頭, "我們做了穿刺, 報告是正常的. ... 沒想到這癌細胞會以水泡的形式來呈現!"
我也曾想過, 去年有機會發現嗎? 醫師是不是在意她半年前沒發現? 但, 不管如何, 終是發現了不是嗎?! 若是去年發現, 或許我也沒法兒像現在如此正面地去面對呢!

"會留下來治療嗎?"
怎麼, 這醫院很愛問這個問題? 我圓睜著眼睛,
"我只認識你, 不在這治療, 我要去那兒? 況且, 我在這就診期間你們把我照顧的那麼好, 我找不到原因要去別家治療!"
"這是我們該做的! 若是這樣, 我想排在 3/6 開刀, 也就是後天, 明天辦理住院!"
這也與我預期差不多, 因為 3/6 正好穿刺滿兩週了.

治療就在這一刻啟動了, 事情一件件地來到眼前, 沒有太多的時間思考, 只能不斷地做決定, 然後面對!

我與癌細胞將進入正面搏鬥, 激戰將臨!

1 則留言:

Beatrice 提到...

這場搏鬥最後的勝利者一定是勇敢的妳!加油!期待再看到你插的花,畫的畫,以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