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4日

前哨戰(一)

回想起那時的我, 心中的不安更勝於現在.

2008 的 7 月, 回公司上班才一個多月, 就遇到了年度員工健康檢查, 既要做檢查, 那就徹底些好啦! 花了一筆不算小的金額加驗了幾個項目.  

"小姐, 妳都沒有做過超音波檢查嗎? 水泡挺多的, 其中有顆還挺大的, 雖然水泡是良性的, 但建議妳還是去趟門診!"
在檢查結束時, 檢驗師嚴肅地一再提醒一定要記得去門診. 

雖是女人, 對乳房的事還真是不太了解,  一整天的好心情被檢驗師嚴肅的態度及口吻破壞殆盡, 也因為如此, 我很認真的上網查資料了解何謂"水泡", 也選擇了我的醫生.

等候是如此的漫長, 終於叫到我了. 
進入診間, 褪去了上衣, 同樣的超音波檢查, 雖然檢驗師很細心也很和善, 但心情比公司健檢時來得緊繃.  整個檢查來回了兩遍, 檢驗師要我稍等.

好一會兒吧, 嬌小的身影來到眼前, 是醫生. 她看著我的超音波印出來的結果, 然後又再我的左乳房來回掃瞄著.
"密度有點不同!" 她讓我看了其他顆水泡, 再看那最大的一顆, 確實密度有點不同.
"做穿刺好嗎?" 穿刺? 那是什麼? 
"細針穿刺, 像打針一樣!"
我, 喔了一聲, 她就開始了準備工作. 
"很濃稠, 吸不太出來..." 我嚇得猛皺眉.
"痛嗎?" 我沒有回答, 醫生停手了.
"抽了一半吧, 沒抽完, 看妳不太舒服." 我不知要回答什麼. 她給我看了一下抽取液, 米白色濃濃的.
"去抽血, 我想了解您的乳激素分泌情況."
在糊里糊塗的情況下, 我完成了第一次的門診.

隔了幾天去看報告, 醫生說沒有發現異常的東西, 激素分泌都很正常. 那這麼多"水泡"就繼續留著嗎?
"大的那一顆已抽掉一半, 其他都挺正常的, 妳的體質就是如此, 容易長水泡." 她看我一副緊張及沒主張的樣子, 笑著說,
"很多人都有這種現像, 甚至一家人, 都定期回來檢查, 若妳擔心, 就每半年來看我一次吧. 還是想加做個乳房攝影?"
我一聽乳房攝影, 雖懂得不多, 但也知道那很痛, 我即刻說, 那我半年後再來看您好啦! 

** 所謂的"水泡", 就是乳房纖維囊腫, 從超音波下看, 黑黑圓圓的, 真的蠻像水泡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