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1日

本戰(一)

2009/02/25, 這一天我睡晚了! 之前, 若是我自己去門診, 都是搭公車慢慢搖到醫院. 晚了, 沒法兒, 只好搭上好朋友 --- 小黃.
說來這天心情很輕鬆, 檢查了這麼多關都沒事, 醫生又說沒發現腫瘤, 應該沒問題, 就沒讓媽媽跟. 在車行到復興北路, 從背脊突然爬上來一陣雞皮疙瘩, 居然緊張起來, 敏銳的第六感是不是要告訴我什麼..... 我在車上開始胡亂哼起歌來, 哈哈哈, 還好一下子就安定下來了! 喂, 別自己嚇自己好嗎?!

醫生看診好慢, 人又好多. 兩三個同樣看張醫師門診的人聊起天來了, 其中一位好像是剛術後, 周圍的人雖沒有加入聊天, 但耳朵是在傾聽的. 心很平靜, 我暗自讚美了自己, 也罵自己在車上胡思亂想. 我是 17 號, 也算 lucky seven 吧!

叫到我的名字了, 前面的病人還在詢問醫生; 急診那邊有人被燈砸到了, 櫃檯打電話來問可不可以加掛到門診來; 醫生的手機響了 .................. 終於恢復了診間該有的安靜.

"今天家人沒有陪你來?" 我, .......... 嗯了一聲. 哈哈哈, 醫生的手機又響了.
"怎麼那麼多電話 ..." 醫生翻閱著我的病理報告 .... 然後正眼看著我 .....
"果真, 證實是不好的東西!" 不好的東西? 醫生將病理報告顯示在電腦螢幕上,
" ... Invasive lobular carcinoma ..." 我只認得 Invasive, 字面意思是侵犯的, 其他是什麼?
"重點, 它是 lobular..." 重點是它, 但它又是什麼?
"妳的狀況並不是以腫瘤形式呈現, 是迷漫生長的 ..." 迷漫生長? 就是到處亂長?!
"對我的診斷及說明有什麼問題嗎?" 啊? 說明, 說明了什麼? 我都聽不懂!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 "沒有問題, 腦筋一片空白!" 我終是鼓起了勇氣問 "是癌嗎?"
醫生盯著我的雙眼, 肯定的點了頭, 並從喉頭發出低低的 "嗯" 聲.

醫生開始述說未來可能的醫療計劃, 我的回應只是瞪大眼睛看著她 ...
"或許切去 1/4 但乳頭應該是保不住... " 我沒有反應 ...
"但我的想法是全部切除是比較好的選擇 ..." 我仍是沒有反應 ...
當時的我, 覺得自己好像在演一部戲, 自己是那個第一次演戲的菜鳥演員, 拿捏不到這樣的狀況該如何演, 可又沒導演教我.
"需要我找病理科的人來對妳說明嗎?" 我終於擠出了一個字 ---- "好!"
"現在我們還無法確定妳的範圍有多大, 所以, 我打算讓妳進行磁振造影, 之後再來討論醫療計劃好了!" 又擠出了一個"好"字.
護士要我到外面等病理科的人員. 我又回了一個 "好!"
"一定要等哦!" 又回了個 "好!"
"不要離開哦!" 再回一個 "好!"
也不曉得回了幾個好, 突然很想問 "導演, 這樣演可以嗎?"

坐在診間外, 心很平靜, 靜到沒有雜音雜質, 等待著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