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6日

前哨戰(二)

2009, 我終於決定放下資訊業的工作, 轉而積極耕耘我的"譯田".

辭掉工作的我, 計劃著農曆過年前要做完的事, 其中一項就是要赴"半年約".
哇! 醫生, 妳的門診未免太難掛了吧, 未來兩週全滿, 而醫院也只准掛未來兩週.  我挑了醫生有門診的日子, 一過晚上 12點, 即上網掛號, 哈, 終於掛到兩週後的門診了, 7 號, 應該是個 Lucky seven.

"上次抽的水泡又長回來了, 密度還是怪怪的, 再做次穿刺吧!" 一點都不像詢問的口吻, 我的"好"都還在半空中, 醫生早已在準備了. 這次很容易, 一下就抽完了, 醫生給我看了抽取液, 黑黑灰灰的.
"好奇怪的顏色, 發炎嗎?" 
醫生透過超音波掃瞄著我的患處 ~~~ "咦 ~~~  哦, 是脂肪! 好了, 可以穿上衣服了!"
"做乳房攝影!" 醫生不等我講話, 就結束了我的門診, 讓護理人員為我安排下次門診及乳房攝影.

今年過年過得早, 我的乳房攝影被排到了年初四(1/29). 怎麼, 今年過年, 我與醫院的緣份會不會太好了些. 

我比預訂的時間早到, 在我前面還有個中文講得挺好的日本人, 檢驗師很輕鬆的招呼著我們.
日本人做完攝影, 我注意著她的表情 -- 笑臉 and 輕鬆, 還同我說再見. 咦, 好像還好嘛!  輪到我了, 終於要面對這以痛聞名的攝影檢查.
"放輕鬆, 我會幫你調整位置, 不要緊張, 沒有大家傳的那麼痛!" 檢驗師很輕柔的為我喬位置.
"深呼吸, 閉氣, 很快就好了!"
正面及側面, 左邊及右邊, 總共被夾了四次. 
"痛嗎?" 我笑了笑, 硬要說個感覺, 就好像大腿被人大大擰了一把的感覺!

"穿刺的報告沒有發現異常, 只是發炎. 倒是乳房攝影發現鈣化現象." 什麼是鈣化? 醫生沒有回答我.
"接下來我想幫你做兩件事, 一個是乳房放大攝影, 若仍無法得到肯定的結果, 會進行粗針穿刺!" 粗針?
"針比較粗, 會打點麻醉, 是大部份人能忍受的疼痛!" 

"有乳房攝影的經驗了, 是吧!" 有了上回的經驗, 我一派輕鬆的回了是.
"放大攝影比乳房攝影痛, 像被高跟鞋踩到一樣!" 嘩 ------- 我想我的臉應該是刷白了, 身體馬上進入警備狀態. 哈, 我的心跳聲好大, 呯呯, 呯呯 ....
"忍一下, 我會儘量快一點." 
吼, 那種痛那像高跟鞋踩到, 像有人用力拽耳朵要被拽掉的感覺. 完成攝影後, 餘痛仍在發酵, 很尷尬不能用手呼呼.  
放大攝影, 其實是依乳房攝影有疑問的地方, 定位夾攝, 由於被夾的範圍變少, 所以比較痛.

我和醫生一起看著放大攝影的報告, "structure distortion ...... need tissue prove". 也就是說組織排列不正常, 但無法明確診斷, 建議取組織液化驗.  我苦笑著說, "看來逃不掉粗針穿刺!", 醫生讓護理人員為我準備做穿刺, 這可比細針穿刺陣仗大了些, 身邊沒有五個人圍繞, 也有四個吧! 
醫生準備好了, 我呢, 也準備好了, 將右臂橫擱在兩眼上, 不想目睹這一切 ...
"現在要打麻醉藥, 深呼吸 ~~" 小 case, 這種痛已難不倒我了.
"會痛嗎?" 不會.
"很好, 接下來會聽到啪啪聲, 不要被嚇到!"
我還是被嚇到了! 醫生那不叫啪啪聲, 那叫 "怕"一大聲. 總共要抽五針, 後面的"怕"聲對我已起不了作用, 只是充斥著不知會發生什麼的恐懼感! 
哈, 我居然唱起歌了, 這是我從小就有的毛病, 害羞或緊張時, 就會不自覺的亂唱著連自己都不懂的曲調, 我也索性不制止自己, 任由自己唱, 終於五根針都抽完了.

"好硬, 沒出什麼血!" 醫生給我看了抽出來的東西, 是固體, 白色約兩公分的細條.
醫生又看了放大攝影, "這次還是沒有發現腫瘤, 只是腫塊, 下次門診來看報告, 再說明!"
護士提醒我要我趕快吃中飯, 然後吃止痛藥, 免得麻藥退了, 會很痛.
這次門診似乎倍受關愛, 心情好好.

哈哈, 麻醉退了, 也沒覺得疼, 我真是個很被疼的人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