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5日

Round 2

第二次的化療安排在 4/28.


強顏歡笑的一天! 與我同時注射的還有兩位病友, 大家都很能聊, 聊得很開心, 可我心中就是舒坦不起來, 在意著注射口帶來的不舒適, 而她們倆位, 臉上看不出不安, 好棒啊, 但是真的沒有, 還是故作沒有?
注射護士終是說話了, "妳怎麼縐著眉頭?", 有嗎? 我用手撥了撥自己的眉頭 ...

想到第一次化療的循環又要來到眼前, 我完全無法振作自己, 是欲振乏力的無耐感, 因為我知道無論如何地再為自己打氣, 那些副作用也不會放過自己. 當自己都放棄搏鬥時, "敵人"很容易長趨直入攻佔領地的, 第二次的狀況應該可以如此形容吧!
結果, 吐得比上次厲害, 食慾更差, 加上天氣大好陽光普照, 手足症狀況出現了, 走路腳底會痛, 手上的手紋好像成了一道道的刀痕, 隨時會皮開肉綻, 冒出鮮血來似地! 身體上的不舒服, 讓我開始埋怨家人, 這裏不好, 那裏不好, 通通都不好, 然後就自己坐著哭, 怪自己難搞, 還一直問媽媽自己是不是太難伺候了, 越哭越傷心, 直到媽媽摟著我說, "怎麼會! 妳不舒服, 妳比大家都辛苦!"

第二次的日子, 說穿了就是"懶"過去的 -- 懶地吃, 懶地動, 懶地做, 懶地看, 懶地想, 任著性子懶著.

5/8 回診, 我的白血球降到 2400, 略低於標準, 醫生說我輸給了其他病友, 不過他認為仍可以繼續治療, 所以, 第三次的時間仍依計劃排定.

或許受到白血球的刺激, 接下來的我食慾大好, 一鍋鍋的吃, 一盤盤的吃, 很努力地吃, 精神好了, 不再懶在那兒, 回復原來地作息, 還去髮廊把那因掉髮而失去樣子的頭髮整理了一下. 雖然副作用讓人難受, 但也不至於整人至病容憔悴, 是吧! 何必自我放逐, 自找放棄咧?

"妳怎麼沒有瘦一點?" 這是我的主治醫師再見到我時所講的第一句話 ...

唉唷, 真是病人難為, 早知道應該早一星期讓主治看到我, 她一定會改說 "別瘦太多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