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6日

初學畫的人

這一次重新學習素描是個很不同的經驗 -- 我是班上唯三有經驗的學生, 其他都是初體驗.
那些初學畫的同學反射著幾年前的自己, 跌跌撞撞, 嚐試, 失敗, 掙扎於畫紙及媒材, 想理出個邏輯將目標物複製到畫紙上.

剛學畫時, 一進畫室, 我會習慣性的嘆氣, 常不知如何下筆, 需花上一個小時以上才能讓自己靜下來, 好專心於畫紙之上, 記得當時的梁老師說我有過動傾向.
也不知何時開始, 我不再嘆氣. 一進畫室, 品味著將要被我入畫的目標物或照片, 它們給我的第一感是什麼. 在準備畫架及媒材的同時, 腦中思考著待會兒的作畫順序及畫中氛圍. 當一切器材就緒, 心也定了, 我已處在自己想像的畫中.

現在的同學, 一拿到老師發下來的照片, 話很多, 唉聲嘆氣, 這個難, 那個也難, "老師我可不可以換一張", 老師總是說 "拿到什麼就畫什麼 ...", 畫不到半小時, 就有同學開始東張西望, 走動, 接著, 聊天聲四起, 彼此揶揄著.
我總是挑個角落位置, 讓自己不至於處在那陣陣聲浪中. 幾堂課之後, 有人注意到角落這位"小妹妹" (^_^ 老師最先這樣叫我!), 在畫不下去時, 會靜靜走到我身後看我畫畫, 慢慢的, 也有人會走過來與我討論某個部份可以如何處理, 結果我有了"助教"的名號 (哈, 好害羞!)

其實那些初學畫的同學挺會畫的, 自我風格強烈, 有些畫作趣味十足. 這些趣味或許在他們經過專業的訓練後, 在其未來的畫作中將難再尋得. 記得我在習畫初期, 對物體形體掌握度還很差, 往往會在某個部份鑽牛角尖, 以至於過度描寫. 這過度描寫以專業技法來看, 是要修正的, 但那也正是我畫作中有趣味的地方. 老師每次都會指出那裏的問題是什麼, 說明該如何修正, 可, 總是要我保留 -- 為的就是保留那一絲趣味吧?! 我想, 老師們太專業了, 因這種偶發的失誤難尋, 反而珍惜.

這讓我想起三月份來台北的乾兒子, 五歲多, 凡與"暴力"有關的事物都愛, 動作粗魯, 愛學粗口 (氣~~). 帶他去畫畫, 居然坐得住, 而且還很安靜. 這讓我和他媽媽都鬆口氣, 覺得還有救!
那天, 我去看他, 他媽媽拿了紙筆要他畫畫給我這乾媽看, 他帶點羞赧, 怯怯的, 讓筆在畫紙上亂亂遊走, 我覺得有趣, 他每畫個亂東西, 我都讚好, 幫他添加幾筆變成袋袋, 車車, 蝴蝶, 小鳥, 他也覺得好玩, 越畫越起勁. 我拿去現給他媽媽看, "兒子真的會畫哦!".
那天晚上, 我參與了他的繪畫課, 站在後方看他作畫. 他是班上最小的. 他笨拙的拿著畫筆, 不太能控制方向及輕重. 但那一筆一筆的線條或色塊郤是生動, 有趣的. 他媽媽一直問我, 畫得好嗎? 我點點頭, 她驚訝的說 "畫的不像, 又亂 ...".
課程結束, 他和媽媽去洗手間洗手. 可能是我站在那看他的畫看得入迷吧, 老師走過來問我, "乾媽, 有什麼問題嗎? 不滿意?" 我笑著, "不, 畫的很好, 遠, 中, 近景居然都有處理到!" 正好瑋瑋同媽媽回來, 老師說 "瑋瑋, 乾媽說你畫的好哦!"

我雖仍是個學畫之人, 但要出現那自然看似失誤的畫作已難, 剩下的只是仍不到位的景象或物體, 反而更顯庸俗. 回不去了, 只能要求自己更精進. 若還有機會當初學的人, 就大膽的去享受及品味自己所犯下的失誤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