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9日

還是記上吧!

二月三日晚飯時節, 電視新聞傳來 "聖嚴法師捨報" 的新聞. 或許是妹妹工作的關係, 雖我對佛法沒什麼修持, 但對法鼓山總有份關注. 但或許不是因著這層關係, 而是聖嚴法師本人讓我有這份在意吧.

聖嚴法師, 若以俗世說法, 總覺得他是我們這個地方最尊敬的宗親長老, 在外吵什麼爭什麼, 到了他老人家面前, 就全都沒了 title, 全都一個樣, 大家也就沒什麼好吵好爭了.

荼毘那天, 我坐在電腦前, 雙手合十, 同著即時新聞裏的眾生唸著佛號, 淚水可用滂沱來形容. 我是如此的不親近佛法, 但原是這樣地被牽連影響著.

「無事忙中老,空裡有哭笑,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阿彌陀佛, 願您老乘願再來 ~~

記又一巨人隕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