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7日

我的膽怯, 猶豫以及我的不確定.

最近的三幅畫, 看到了我的膽怯, 猶豫以及我的不確定. 三幅畫的重點, 都挑戰著我自己的弱點, 但可惜的是, 我還戰勝不了自己.

樹根努力的抓著土, 讓這顆大樹給人們在炎炎熱日下一份清爽涼快.
在做樹根時, 我漫無目標的畫著, 我知道那是重點, 也想表現, 但筆力下不去, 遊遊移移, 帶不出確實筆觸. 一個我好想停下來, 另一個自己要求要做出來, 幾番自我交戰後, 選在這裏歇手了.
只因畫不出興味歇手, 只因樹根盤錯複雜處理不來而歇手. 套句前教育部莊主秘的話 --"小孬孬"一個.
* * * * * *

多美麗的色彩, 斜陽總是為大地添染出豐富的色彩.
乾淨俐落地開啟了這幅的故事, 畫筆快速的在畫紙上遊走, 很快的進入收尾的階段.
畫著畫著, 我懷疑了, 怎麼找不到焦點, 在那裏? 在那裏?
隨著色彩越放越多, 心中的疑問也越來越大 ~~~~~
一幅帶有疑問的畫作, 張貼在教室牆上, 待評.
"顏色很漂亮, 但這幅畫該有的力量及重點在那兒?" 我看著老師, 結結巴巴地 "這也是我的疑問 ..."
老師指了那中間亮樹叢旁的轉彎處及那佔有畫面三分之一以上的影子.
"那影子是這幅畫的重點, 沒有作出來, 顯不出這幅畫亮的地方!"
是啊, 我怎麼這時才看到呢?!
重新整理這幅畫, 又再度面臨兩個我的交戰, 我下不了重筆在那影子上, 沒有那個重筆, 怎麼有其他部份的璀璨? 陽光染上的色彩又如何突顯出來呢? 又在一個莫可奈何的地方讓自己停筆.
這就是我目前的能耐!!
* * * * * *


畫了兩張. 第一張的透視一直走不對, 也調不出江南水鄉適合的色調, 努力半天, 撕了!!
這是第二張. 花了很多的時間, 為整幅畫的色彩定調, 終是作出自己喜歡的感覺, 尤其是對自己能跳脫原照片的色澤而開心.
中後景處理完了, 該來處理前景那三顆樹. 畫上主幹及分枝後, 那想就此停筆的自己又跑來了, 而另一個我想當然地也現身教訓那個"自己". 勉強再畫了幾支分枝, 那想停筆的自己獲勝.
老師望著牆上的畫, 點評著一些細節要注意. "在這個畫目前的狀況, 我覺得小樹枝應該要做出來." 我力圖鎮定的說 "在後面的房子看來如此古樸, 我覺得枯樹幹更能營造那份蕭瑟.", 老師看了看, 仍覺得要做出小樹枝較恰當, 但沒有堅持, 接著就討論下一位同學的畫. 才講沒兩句, 卻跳回我這一幅畫, "畫走到這個地步, 已踏入寫實, 反又想寫意, 你要決定往那兒走. 已走到這樣, 我仍建議你畫上小樹枝!"
還是得面對, 不是嗎? 扭曲的線條帶出了樹的風景. 不夠不夠, 一個我在叫囂著; 另一個自己猶豫地推著筆. 啊, 是這樣嗎? 是這樣嗎? 咱們就在這兒放下吧!!!!!!!
* * * * * *
我知道我又來到了一個關卡, 這也意謂我又要進步了!! 哈, 真樂觀. 希望那個自我可以結體, 不要老解體. 要畫下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