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5日

篤定

看著這盆放在燭台上的花, 我久久想不出標題可下. 插花時的那份心情是什麼? 想不起來了! 只記得選花時決定不了顏色, 但在決定了花材後, 清楚知道要插出什麼樣. 沒了情緒, 只有理智的分析著花材的姿態, 去構築出我想要的樣子.
亂顫的小手毬枝條, 在回家的路上, 它們隨著車子行進的顛簸上下跳動著, 很美, 點點小白花飄落在計程車的椅子上, 和我的腳下. 車子奔馳在建國高架上, 竟有種恬靜安定.
亂的表象下, 或許其內在是井然有序的. 別讓小手毬的枝條亂了你的心, 往裏看去, 你會發現那份實在, 穩重.


花材: 槴子花葉, 小手毬, 春石斛(白粉, 1), 小太陽(紅, 10), 孤挺花(白, 1), 水仙(紫紅, 3), 白桔梗(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