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3日

再拾畫筆

再拿起畫筆, 沒想到中間居然隔了一年.

作畫的感覺變得陌生, 拿起筆有點不知如何落筆, 更何況是我第一次接觸的油畫. 彷彿又回到初學畫的情況, 嘴上喳呼喳呼的, 心就是定不下來, 老是嘟嚷著不會畫, 油彩是弄得袖子, 胸前, 大腿全都是. 怎麼, 畫布上是沒幾筆, 倒是畫得全身都是.

面對陌生的媒材, 該有的觀察力和敏銳感不曉得都去那兒放假了, 老師說我是 "有看沒有到".

去畫室變得有壓力, 面對畫布變得不快樂, 我甚至有翹課的唸頭. 喜歡不喜歡, 或許只是取決於有無壓力. 我真喜歡畫畫嗎? 還是它只不過可以滿足我想獲得些些小讚美的虛榮心, 而讓我自覺喜歡它?

下面兩幅是我押著自己去上課, 押著自己坐在畫架前硬是"掃"出來的畫稿.

這是乾擦技法. 先用棕色進行單色素描, 表現出明暗. 接著再行著色.


上幅是第一幅, 可感受到我的不安與不耐?
下幅, 似乎抓到了作畫順序, 多餘不必要的筆觸少了.


喜歡畫畫嗎? 我想是吧! "押"著自己去做不快樂的事, 感受著"不快樂"一個個, 一點點失去了巴附力而脫離我的身體, 作畫的自在感又回來了. 我想我是喜歡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