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6日

又進了急診室, 太有緣了吧!

兩個月內, 被送進了急診室兩次, 這一次還是救護車送進去的.

這次的情況真奇怪, 本來只是輕微的頭痛, 然後覺得手微顫, 也不以為意.
吃過中飯後, 感到有點冷. 由於服藥的關係, 我已經很久不會感到冷或涼了, 覺得自己總是像熱騰騰的包子(體温高, 圓嘟嘟). 今年倒是會感到冷了, 穿得比往年多了, 或許身體對用藥已經適應了.

對著電腦, 敲著鍵盤, 喉頭總覺得有黏液分泌. 頭一陣一陣的發暈, 想專注正在處理的文件上, 可似乎連電腦螢幕上的字都看不清. 突然, 後腦感覺被什麼箍得好緊, 越來越緊! 這感覺就像開刀時, 麻藥罩上我的鼻頭後的狀況, 然後漸漸失去意識那樣. 我好怕自己會失去意識, 我趴在桌上, 告訴自己不可以昏過去, 同時叫著同事, 胡亂說著話....唉呀, 怎麼地塌了呢? 整個屋子在轉 ~~~ 一陣大噁心 ~~~ 吐了 ~~~ 吐得一塌糊塗.

同事都過來幫忙, 可我好緊張, 只記得他們試圖安撫我, 要我不要緊張. 可我沒遇過這情況, 我嚇壞了, 又怕自己暈過去, 人家抬不動我(呵)! 怎麼狀況還不停歇呢? 我喘著氣, 大家勸我, 不要吐氣了, 會換氣過度, 啊? 什麼是換氣過度? 當時心裏只想著, 怎麼才可以緩解狀況? 我做不到, 我不會啊 ~~~

救護車來了! 狹小的辦公室及樓梯, 弄得救護人員氣喘吁吁, 大家七手八腳的, 急著要把我送出去, 天氣好冷, 我一直喘, 好不容易上了車, 套上了氧氣罩, 心情緩和了些, 不過好像還是"換氣過度".

只知救護車一直叫, 用力的叫, 怎麼路那麼遠, 他們一直告訴我醫院就到了, 不要害怕. 我很想說, 我沒怕啊. 車子不停得晃, 暈死我了, 同事在旁邊說別睡著了; 救護人員在旁邊說, 怎麼辦, 要 100 了! 什麼怎麼辦 ~~~ 手腳越來越麻, 快沒知覺了, 我~~~

到醫院了, 哇一陣天旋地轉, 被推入了急診室, 然後問我可不可以自己平移換床, 我說好. 然後醫師和護士一直同我說話, 要我不要緊張, 奇啊, 我有緊張嗎? 醫師大喴, "用意志力控制呼吸, 深呼吸, 閉氣, 再慢慢吐氣". 我試著聽從指令. 但他們一直喊, "用意志力, 用意志力, ..... 控制呼吸... " "無法量血壓 ... 點滴打不進去..." 天啊, 是怎樣, 我不是照著做了嗎? 我的手腳越來越麻了, 沒知覺了... 醫師幾乎是怒吼了, 我感覺得出來, "麻煩妳用意志力控制呼吸, 我是某某某醫師, 我會照頧妳, 不要害怕 ..."

好像突然知道要如何呼吸似的, 呼吸開始慢了下來, 沒再聽到大呼小叫, 感覺有人在動我的右手, 打了點滴, 醫師說在點滴裏放了抗暈眩的藥, 還有個什麼, 藥的反應會讓我想睡覺. 然後做了一系列標準檢查, 腦部斷層...

看著右手的瘀青, 那是打點滴留下的針孔. 當時只知發暈和喘氣的我, 根本搞不清旁人在忙些什麼, 只知兩三小時後, 睡醒了, 恢復了正常. 事發後這一週, 去神經內科追蹤, 做了些檢查, 狀況都正常. 醫生只要求我多做頸肩運動, 然後放輕鬆些, 不舒服了就依處方用藥. 不是都正常嗎? 為何要吃藥? ... ...

這一趟急診室, 進得我莫名. 但學會了如何避免換氣過度 -- 拿個塑膠袋, 矇著口鼻, 深呼吸, 閉氣, 慢慢吐氣, 減緩二氧化碳過早離開身體, 避免過度緊張, 造成手腳麻木. 呵, 這次的急診, 醫師花最大的力氣就是讓我的呼吸次數從 100 降回正常, 倒不是在處理暈眩, 暈眩狀況在點滴注入後就緩解了.

還學到什麼呢? 就是接受"失控"吧! 在後腦出現緊箍感的時候, 我試圖控制, 可控制不了, 恐懼感由然而生. 或許, 當時就隨它去, 相信周遭的人可以處理, 可能就不會那麼"勞師動眾"吧. 誰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