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4日

蓬蓬裙

蓬蓬裙, 隨著舞曲擺動著, 裙下那雙白晢纖細的腳, 或踏或踮或走或轉, 蓬蓬裙隨著又上又下又左又右, 裙上的花朵兒跟著搖曳生姿, 好像都要飛起來了.

這是 Jane Austin 的傲慢與偏見, 還是曼斯菲山莊裏的舞會場景?

我喜歡我的"蓬蓬裙", 有浪漫, 愉悅的幸福感!


花材: 富士葉蘭(5), 海芋(粉黃帶淺朱邊, 6), 茉莉葉 (12), 星點木(7), 樺木葉 (5), 玉簪葉 (7), 火鶴(粉紅, 6), 翡翠玫瑰(12), 石斛蘭(紫紅色, 7), 紫仁丹(1 小把)
花型: 四面圓形花 - 中心拉高, 下圍是個圓形花. 下方圓形輪廓的長度取決於中心的高度.

很喜歡老師這次的配花, 尤其是那紫紅色的石斛蘭, 是我永遠不可能放在自己身上或作品裏的顏色, 但因為是石斛蘭, 可隱可揚, 讓紫紅色變含蓄了, 也由於它搶眼的顏色, 讓作品更顯生氣.
還有葉材的運用, 五種葉材, 不同層次的綠, 不同的外形特色, 作品因葉的線條變得好生動.


來看看我的"蓬蓬裙"吧!
可感受到"蓬蓬裙"擺動的律動?

2009年9月18日

碩大就是美



這可是我無法雙手環抱的作品! 很大的盆花.

接下來兩週, 老師安排了兩堂大型盆花課程. 我從這一期的第一堂起, 就一直期待著這兩堂課. 想像自己很乾淨, 俐落的插下每一朵花材, 就像一個熟練的花藝工作者, 一下往前, 一下往後站地注視作品, 打量下一朵花材的最佳位置.

這一天終於來了!

那股期待, 就在插下第一朵花材後, 轉換成疑惑! 迷航了, 是這樣嗎? 插這好嗎? 花型在嗎? 什麼是三面圓形花? 在不斷喃喃自語之下, 加上老師不斷打氣, 說我們很棒, 做得很好的話語下, 終於完成了.

有成就感嗎? 期待的興奮感已消失, 心中充斥的反而是股莫名的低落感, 感到不踏實, 因為搞不清自己是怎麼完成的!

老師花了不少時間一一講解我們的作品, 雖然花材一樣, 也都是要插出三面圓形花, 但每一個人的三面圓形都很不同, 也因為這不同, 在老師的整理及歸納下, 我們彼此學習著.
這是老師的部落格, 貼了我們每個人的作品, 看得出那個是我的嗎?
http://tw.myblog.yahoo.com/hanaodoriko/article?mid=3038&prev=3039&next=3017

回頭再看看自己的作品, 清楚些了, 這讓我不由開始期待下一堂課, 呵呵呵 ~~~

花材: 高粱(5), 茉莉葉 (8 ~ 10), 星點木(8), 袋鼠花(巧克力色, 5), 仙丹(8), 木瓜葉 (5), 火鶴(紅褐色, 5), 黃金玫瑰(11), 尤加利葉(3)
由於作品太大, 不得不將花都卸下來帶回家. 下面三張照片, 是我回家重插的作品. 插來篤定多了, 花型似乎掌握得比較好. 我覺得啦! ^_^
現下回想, 真的很有成就感, 好想再插!

2009年9月12日

空氣


梵谷的畫, 我想到的就是黃和藍, 以及很多的渦形捲曲的線條, 星夜及絲柏就是很典型的代表作品.

不曉得人家怎麼看這些渦形線條, 一直以來, 我都覺得那是空氣的流動. 我們多以觸覺去感受的流動, 梵谷卻用視覺讓我們清楚感受那流動存在的踏實感.


第一次在教室看到被捲曲釘起來的椰子皮, 就好想用, 我想到梵谷畫作中那流動的空氣, 讓我胸中激昂.






來, 感受一下我花作中那股強烈的流動, 哇, 好似被撇向一邊的髮束, 好有力量啊! 哈哈, 老師說我已經很會插歪一邊的花形了!






花材: 富士鶴蘭 (2), 貓尾草 (15), 星點木 (4), 海芋 (淺黃帶粉邊, 5), 火鶴 (淺黃中心帶綠, 7), 粉桔梗 (5), 茶花葉 (4 小支 + 1大支), 尤加利葉 (1), 椰子皮 (3)

我不喜歡貓, 也不喜歡毛毛的東西, 但貓尾草卻讓我愛不釋手, 我很喜歡它隨風上下彈動的感覺, 更喜歡它在光線照耀下所產生的光暈, 仔細看那不同的色澤表現, 很細微, 很有趣吧!


那天下課, 捧著作品回家, 來到家門口, 正想按門鈴要家人幫忙開門, 遇到了管理站的人員正在為電梯消毒, 順手便幫我開了門, "很漂亮, 非常的舒展, 這要很開朗, 很開闊的人才插得出來吧!" 我笑瞇瞇的謝謝人家的讚美.

最近的我, 心中有股好大的力量, 對自己想做的事有種熱切, 熱切到好想擁抱所有的事, 或許我休息太久了吧!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