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8日

祈福



和煦, 溫暖, 有股慈愛的光芒, 是這個作品給我的感覺.

人說我是樂天派, 非常地 energetic, 深信人定勝天 ... 是的, 我常對未來懷抱希望, 常認為人為何陷困境, 是因為自己想沈埋在其中, 若想脫離, 那怕是只有一點點, 慢慢地一點點變成一吋吋, 一尺尺, 當回頭看, 自己已站在那泥淖之外.
願以這個作品, 送給正為人生所苦之人, 或蒙受災難的人, 希望他們有與我一樣的力量, 面對老天給的難題, 仍能充滿希望, 一點點, 一點點遠離苦痛.


花材: 黃金石蒜 (3), 綠精靈 (5), 蝴蝶蘭 (橘褐色, 3), 海芋 (黃, 3), 綠玫瑰 (6), 康乃馨 (黃帶橘邊, 5), 流蘇 (2), 茉莉葉 (5), 火龍果 (1), 貓尾草 (8)




再次嘗試 Group 的插法, 成功了哦, 每一種花材個別群聚, 但却不覺得它們是個自獨立的, 而是感情很融洽的"好厝邊", 我很滿意, 超級喜愛, 這也是為何一早急急要 post 上來的原因. ^_^

經過兩次實驗, 我覺得 Group 的成敗在於花材選擇, 及色彩搭配, 每種花材量不要多, 而花材間的關係是靠顏色建立的. 會有好的效果, 我覺得是老師在花材採買時, 已事先幫我們想過, 大大減少了失敗搭配的可能性.


喜歡貓尾草, 逆著光, 可以看到透著橘色的光邊, 搭配蝴蝶蘭, 搭配黃金石蒜, 有如蠟燭在黑暗中給人的溫暖感; 蝴蝶蘭與綠精靈, 因著那橘褐色的肉穗花序及掌邊, 而襯出綠精靈高雅低調的綠, 陪伴在旁的綠玫瑰反而被強調出它的黃色, 原來它與黃海芋是"姻親"呢, 就這樣連繫出一掛"黃色宗親" - 後方的綠玫瑰和黃色康乃馨 ...
有沒覺得我很厲害, 居然有如此細膩的色彩佈局, 呵呵呵 ~~~ 佈局? 是事後諸葛啦! 插花時只有感性, 喜歡就放在一起. 賞花時才有這股理性來冷靜分析.


這堂課好開心哦, 覺得自己好像真的進步了! 老師說我今天的作品可以訂價 3,500 了. 記得之前插的一個水滴型作品, 老師說可以訂價 2,800, 呵, 我進步了 700 元. 不過學姐提醒我, 那會不會代表可以進步的空間變小了 ----- 很有深意, 是吧! 人永遠都要去嘗試自己的彈性可以到那裏, 即使會遇到彈性疲乏, 但渡過這疲乏, 或許又是另一個彈性延伸. 也可能, 一輩子都遇不到彈性疲乏, 一路享受著有進步的感覺, 好像也不錯! 哈哈哈 ~~~ 感受到我的樂天了嗎?

合唱團

呵呵呵 ~ 老師一看到我這個完成品就說, 什麼聲部都有了, 低音, 高音, 中音 ...., 今早看著照片, 真的蠻像合唱團, 彷彿聽到他們正在做發聲練習, 啊(Do) ~ 啊(Mi) ~ 啊(So) ~ 啊(Mi) ~ 啊(Do) ~ 啊(Re) ~ 啊(Fa) ~ 啊(La) ~ 啊(Fa) ~ 啊(Re) ~ ... ^_^

其實在插"合唱團"時, 設定的是 Group 的插法, 也就是我極不善長, 但確是目前市場上主流的表現手法. 但, 失敗了, 我越插越小膽, 還整個拔掉重插, 最後還是插成我原來的風格, 不過老師說已稍具 Group 的感覺了. 雖然設定的目標沒有達成, 但我還是挺喜歡的.

花材: 繡球 (綠, 1), 火鶴 (10), 海竽 (深紫, 3), 小太陽 (粉紅, 5), 銀河葉 (11), 流蘇 (1大支), 尤加利 (2), 火龍果 (紅, 1 大支)







這次老師設定的主題仍是長餐桌, 連到老師部落格看看那天教室上課的佈置展示 ~~

2009年8月23日

熱情的姑娘

昱婷, 是化療的打針護士, 只要在台安接受化療的病人, 一定認識她!
她是一位熱情, 熱心的護士, 絕對不會冷落任何病人. 針劑滴得不順, 或針劑要打完了, 或打針時的副作用反應, 第一個注意到的人一定是她. 她的面面俱到, 細心, 體貼, 往往讓進了化療室的病人忘却治療的不安, 反而輕鬆的交誼起來.

化療注射後往往要面對後續幾天的藥物反應, 很不舒服, 再加上扎針的那種討厭的痛感, 走進化療室真是給人恐懼感. "昱婷妳很好, 但真的不想見到妳!" 那是我第二次化療時對她說的話. 但, 隨著每次見面, 所剩的治療次數就少一次, 踏進化療室, 倒成了一種例行聚會, 反而有點期待見到她.

很感謝是昱婷, 倍伴我走過這六次的治療, 是她讓每三週一次的週二午后"約會"變得好過多了, 送上一盆花給這位熱情的姑娘, 還加上一卡車我想的到的美好形容詞, 也祝福這些形容詞在她的人生中實現.





花材: 槴子葉 (3), 火鶴 (橘紅帶綠, 7), 火鶴 (綠, 3), 翡翠粉玫瑰 (10), 虎尾草 (3), 羊毛杉 (1大支)

又是一個我喜歡的作品, 也希望收到它的人喜歡.

後記

最後一次的副作用衝擊還是很大, 甚至更大更長. 但, 就在出院的那當兒起, 大家好像都不再把我當病人了, 包括我自己也是. 不舒服時, 就想只有這幾天了, 撐過去就好了, 過去小心翼翼的生活細節也變得有點隨意.

我的總體檢安排在最後一次治療的兩週後, 8/7, 比一般提早了, 但為了配合主治醫師出國的行程, 也只能提前.

前一天, 我失眠了, 半年前等待篩檢報告的那種不安心情, 一直襲擊著我, 黑暗中, 我用手不斷探摸著, 自我檢視, 好像強迫症似的, 無法控制的一再確認自己是沒事的.

檢驗人員緩緩的移動掃瞄, 盯著螢幕看, 每當她停下來, 在圖像上做記號時, 我就會倒吸一口氣. 我與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試圖想從她的口氣去確認有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東西, 她突地笑著說, 妳放輕鬆啦, 不要那麼緊張.
醫生進來了, 檢視著檢驗師印出的超音波圖像, 又再我身上掃瞄幾處地方, "很好, 沒問題! 囊腫雖麻煩, 但目前狀況不讓人擔心.", 我很開心的雙手握拳, 振臂高呼!
醫生翻閱著我的病歷, 然後笑笑地看著我, "妳的狀況, 我一點都不擔心!", 接著, 她將其他體檢項目報告拉出來看, "不錯啊, 數字都很不錯!"
醫生接著開出了第一個月的荷爾蒙治療用藥, 總共用藥五年, 以抑制癌細胞的"春風吹又生". 在說明用藥可能的副作用, 以及叮嚀要記得定期回檢後, 醫生看看我, "好啦, 就這樣了!", 我看看她, 居然有點依依不捨, 過去半年, 我已太習慣有醫護的照顧及問暖, 他們幾乎是家人之外最常出現在我身邊的一群人, 雖知一個月後還會因為領藥及處理人工血管而碰面, 但醫病關係終是會因為治療結束而轉淡的, 他們需要將注意力轉放到現下需要關注的人身上, 而我, 也有自己的課題, 就是"如何當個正常人".

就在我整理心情要好好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時, 8/8 晚, 媽媽發現我體溫很高, 兩度幫我量體溫, 都高達 38 度 4, 媽媽說得去掛急診. 我當時並沒有不舒服的現象, 而且前一天總體檢才過咧, 怎麼可能有什麼狀況, 直說體溫計壞掉了.
次日早上起來, 我的左臉腫起來了, 牙好痛啊, 小妹去藥房幫我配了消炎藥, 吃了好像不痛了, 但腫脹現象沒有改善. 夜裏開始發冷, 接著又發熱, 這回不得了了, 臉都歪了.

一早, 去向羅叔叔報到, 我從高中起就是他幫我照顧一口牙. 他看著臉歪的我, 又注意到氣色差的我, "妹妹, 妳那兒不舒服?"
"臉腫了!"
"妳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停了一下, 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我在接受化療!".
他招呼我坐到牙醫看診專用坐椅去, 然後以責備口吻對陪我就醫的媽媽說, "妳怎麼都沒有提!"
他很快的檢查我的患處, "是蜂窩性組織炎! 妳現在的抵抗力弱, 容易細菌感染, 看起來妳忍了有三天了! 不怕, 這病叔叔有辦法治!"
接著就是打麻藥, 進行清瘡, 痛得我眼淚直流, 後來居然嚎啕大哭起來了, 無法抑制的哭. 我是為痛而哭嗎? 從第一次見到羅叔叔, 他對我的說話口氣從來就沒有改變, 不管我年歲多大了, 不管我外形變得如何, 他見到我總是叫我 "妹妹", 好像見到他, 時間又回到少女時代似地. 我傷感的, 或許是我身上的痕跡, 已很明確的宣告, 現在是 2009, 少女時代已遠揚, 我已不復當年我了.

我打了電話給台安醫院乳房中心的個管師, 告知她我目前的狀況以及羅叔叔的用藥指示, 她要我在用藥兩天後若沒有改善一定要回院, 兩天後她還特別追蹤我復原的情況, 真是很謝謝咧!

在羅叔叔的處理下, 狀況逐漸好轉, 第三天從外觀已看不出腫了. 後來在我複診時, 我聽他對實習醫生解說, 才知道那天的狀況是有些小危急的, 當時他很擔心細菌跑到血管去而引發菌血症. 他最後補了一句, 當一位這樣的癌患, 臉腫成那樣出現在你面前, 你不醫他, 誰醫他. 羅叔叔轉向我, 下次一發現不對一定要趕快就醫, 這狀況還會再回來的.

經此一事, 我才知道, 我是沒有權力放縱的, 怪只怪自己太放任吃沙拉了, 現在媽媽已嚴禁我在外吃生食.

現在的我, 正走在康復之路, 每一天都感覺到自己越來越好 ~~~

我知道關心我的親友, 好友有在追我的部落格, 在此謝謝您們, 謝謝您們的陪伴, 謝謝您們的祝福, 這半年好似失去了, 其實得到很多, 很感謝在人生中能與您們結識, 我也希望您們也很高興結識了我, 哈哈哈 ~~~

願 ~ 平安, 健康, 快樂, 富足.

2009年8月22日

宴客

秋香綠的馬口鐵簡單的擺了兩朵翡翠粉玫瑰, 有股恬適寧靜感. 等待客人來到前的長餐桌 ~, 兩邊坐齊客人的長餐桌 ~, ~ 靜與鬧 ~, 鬧中的玫瑰會是怎樣的風情呢?


過去插花, 總是看花的面向, 花的姿態, 花的質感, 順著去插, 從來沒有個念頭, 待會兒這插好的花要擺那兒, 做什麼用. 這一期開始, 老師給每堂課一個主題, 要我們依主題去想如何讓自己的作品與環境結合. 這一週的主題是 Table coordination - 長餐桌.
我是不喜歡正式或華麗場合的人, 覺得拘謹, 所以, 一個田園式的長餐桌佈置, 就成了我的選擇.



老師拍得比較有氣氛, 還可以看看其他同學的作品, 會發現, 雖是同樣的空間, 但不同的花作及擺設, 讓空間不同了, 味道不同了, 而似乎鏡頭外的人也不同了, 有趣, 連過去看看.
因為想跳脫慣性, 現在選花時, 都會把自己第一感想拿的花擺下, 期望自己在色彩, 甚至作品個性上能有不同的表現. 這次的花材組合裏就出現了我不喜歡的百合, 還是很鮮艷的黃呢!
花材: 茶花葉 (1 大支), 槴子葉 (1 支), 耶羅琳 (黃, 2), 粉桔梗 (6枝), 泡盛花 (粉色, 3), 冰火玫瑰 (6), 火龍果 (綠, 1 大支), 羊毛杉 (1 大支),
不管多豔麗的色彩放在我的花作裏, 好像都隱去了, 不顯繽紛, 而亂中似又透著股寧靜的力量. 哈哈哈, 或許人家喜藏拙, 我喜藏優吧!

不管有沒有達到自己設定的目標, 我覺得這花挺耐看的, 也耐人尋味. 每個角度各有風情, 就把它當花園轉悠轉悠.

撥弄一下泡盛花感受它的跳動, 摸摸羊毛杉感受它的柔順, 拍拍尤加利感受它的氣味, 真是當花園逛了!


四, 五天後桔梗漸凋零, 便把殘花收拾收拾, 用了淺盤造就出下面的風情, 羊毛群聚起來挺有原始風味的.

從長餐桌, 到花園, 雖是同樣的花, 換個環境, 換個心情, 都不同了.
空間因花不同, 花因環境不同, 到底是誰讓誰不同了 ......

2009年8月19日

氣到睡不著!

我氣, 氣, 氣, 氣到睡不著.

昨天傍晚一回到家, 就急著想知道總統記者會的情況, 一邊急急的吃飯, 一邊盯著電視等新聞. 結果, 等到的是一肚子的氣.

國內記者會 ~~
深深鞠躬道歉, 讓我覺得舒服多了, 但接下來的問答, 實在有點聽不下去了. 總統先生, 您是不是花太多時間想藉口, 想理由, 來文過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造成救災效率打了折扣, 但那已是十天前的事了. 您的回答讓我難過, 您根本沒花時間整理思考問題, 去想現下怎樣可以做的越來越好或更好, 您只是在想如何解釋之前的救災不順利. 若您的思緒已來到解決問題, 您就不會著墨太多在那些枝節問題上, 您的高度去那兒了, 難道只剩下身高的高度?

外國記者會 ~~
這是什麼啊, 立法院會議嗎? 憑什麼 questioning President about his leadership? 憑什麼 questioning Vice President whether he is healthy enough? What the hell are you bastards asking ? 你們這羣外國人跑到我們國家質問我們總統, 你們是那根葱, 你們連選票都沒有, 嗆什麼嗆, 咱們家總統要駡我們自己會駡, 輪得到你們嗎?
總統先生您也太不爭氣了, 泱泱風範去那兒了, 您居然還認真的用英文一一回答那些搞不清楚身份的問題? 外國記者會的目的是什麼? 不就是謝謝人家的資助, 然後告訴人家目前狀況, 未來如何安頓, 需要國際什麼援助 ...

這就是我拿飯配電視, 現在又氣得睡不著的記者會, 沒開還好過些 .........

唉, 希望回頭能入睡 ...........

(八八水災)

2009年8月12日

災難無情, 人心有愛

八月八日, 總是給人安全, 溫暖的感覺, 但 2009 年的卻讓人不由從內心感到寒慄及悲悽.

1999 年的 921 讓中台灣變了一個樣貌, 歷經 10 年, 好不容易以新的面容再度朝氣勃勃; 2009年 88 水災, 讓南台灣如一灘大水塘, 更是難分其原來容顏.

或許缺水太厲害了, 大家念力強, 老天也很貼心的大灌水, 但老天您也要有個控水閥唄, 我家抽水馬桶都知水滿了別注水, 您老天萬力皆足, 怎就沒這能力咧.

看電視已經變成一個好大的壓力, 怕得是只聽到那兒又潰了, 那兒又埋了, 那兒又墜了 ... 怎都沒有好消息, 怎都不是那邊已安頓了, 那邊已經著手復原作業 ...

看到新聞畫面裏的救難人員, 志工, 軍人, 記者, 這些人都在為這災難的平復出力, 急別人所急, 冒著危險深入大家想要逃出的地方 ..... 這要有多大的意志力及信念才能去做, 我為這些畫面常不覺流淚, 人心的無私有愛, 在這時才深刻感覺存在.

人人都是人家的子女, 人人都在經歷這五十年的災難, 握住人伸出的援手, 心懷慈悲, 要知感謝, 有力量時, 讓自己的手也要能拉人一把.

老天若水真的太多, 請把雨下到太平洋去吧! 讓咱們可以快點進入修養生息的復原期吧!

2009年8月10日

有著佛心的保險專員

知道罹癌時, 是在我辭掉工作後不久! 醫療費用對當時的我確實小有壓力, 因為手頭上沒有什麼現金可供支用. 我拿出十八年前的保單, 自己細細的研讀, 裏面的名詞也不是很清楚, 好像勉強可以有些補助吧! 生病了還要張羅錢的事, 好像在乞求似的, 長這麼大以來, 還頭一次為錢煩惱.

自從學妹離開那家保險公司後, 我的保險專員不知換了多少個, 他們的名字對我來說是沒意義的, 看著繳費收據上的保險專員的名字, 就不過是一個名字, 是"他"還是"她", 未曾謀面.
撥了電話去, 對方休假中, 要一週後才銷假, 我順便問了是先生還是小姐, 原來是個"她".

一週後沒有收到回電, 我又撥了電話去, 她在, 她忙說抱歉, 因為剛回國很多事要處理. 我說明了狀況, 她馬上安排了隔天要來探望我, 順便對我解釋給付細節, 有點受寵若驚 -- 一個未曾謀面的陌生人, 在她忙碌的行程中, 立刻排了時間要來探望我這個"陌生人".

開門, 是一位頭上抓著髻, 一身黑衫的中年婦女, 有那麼一秒鐘以為是慈濟媽媽呢! 她是位藏傳佛教的信徒, 剛從印度朝聖回國, 結果, 我對她本人的好奇大過了我對保單的好奇, 我們聊了很多藏傳佛教的修行及她信仰的機緣.

人與人會相遇是種緣份, 要能交往, 還得投緣, 或許因為宗教的關係, 她與我的家人好像也成了好朋友. 面對她, 我總覺得她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一個人選, 一直在那兒, 等著來撫慰我, 讓我安定, 不浮躁. 每一次當我寄出住院醫療收據, 她接著都會來電詢問我狀況, 關心我的副作用, 讓我很受寵. 每次離開醫院時的刷卡, 完全沒有壓力, 因為我知道沒有幾天那些給付就會隨之入帳了.

看著其他的病友為了保險給付傷神, 或不愉快, 我真覺自己好幸運.

棲凰姊, 謝謝您, 您的關懷及積極不是源自工作上的要求, 而是您的同理心, 自然慈悲心起. 送上這盆花祝福您, 感謝您, 願您法喜充滿, 身康體健, 平安快樂!




花材: 玉簪葉 (5), 槴子花葉 (5), 仙丹 (黃, 2), 大綠果 (2), 維那斯 (12), 黑山草 (12支)
花器: 長形木盒
怎麼看這盆花, 就是存在著種佛境, 佛手輕捻, 焚香裊裊 ~~~ 空靈而潔淨 ~~~

謝謝老師又幫我記錄了作品, 真喜歡這兩張照片. ^_^

2009年8月8日

小花園



那兒有空間, 花啊, 草啊就那兒冒出頭. 小花園的主人也不整理, 隨他們咨意長, 結果, 個個看來生氣盎然. 沒有刻意經營的線條及形狀, 只隱約留有自然生長的痕跡, 這就是生命.

心情好時, 這盆花真耐看; 心情不好時, 怎麼看都不上眼. 或許就在於能否體悟生命的美好吧!

花材: 小太陽 (粉紅, 5), 追風草 (3), 火鶴 (淡綠, 3), 陽光 (2), 黃玫瑰(11), 小菊花 (暗紅, 2 大支), 扁柏 (1 大支)

來逛逛這小花園吧!



2009年8月5日

生活中的新鮮事 - 保特瓶



這可不是飲料販賣機哦!
在不來梅, Selina 大概每隔兩三天就會帶我去超市買生鮮或補貨. 我往往會看到購物的人提著一大袋東西走進賣場, 奇怪, 是去買東西, 還是賣東西! 哈, 真的是去 "賣東西"!

那一大袋東西就是空保特瓶, 而這個機器就是負責"吃"保特瓶, "吃"當然要嚼碎, 是吧!
還不能隨便餵它吃哦, 有些保特瓶的質地不合它味口, 還會被吐出來. 這些當然都曾經過我當場測試. 德國 (或者說歐洲吧)保特瓶身都有兩個條碼, 一個是我們熟悉的物流條碼, 另一個就是我們不熟悉的環保條碼. 這機器就是透過環保條碼來辨別那保特瓶是不是適合它的"牙口".

下圖是操作的分解圖, 綠燈, 塞入保特瓶, 一塞進去就變紅燈了, 若都餵完了, 這時就可以按一下右側的按鈕, 會吐出一張紙, 這可是"有價證券"哦, 我們那天餵的保特瓶值兩歐元, 等會兒在超市結帳時, 可以當現金支付哦!



下面這台機, 吃的是質地比較堅硬的保特瓶! 一樣, 不要忘了拿折價券!




呵呵 ~~ 謝謝 Selina 的配合演出.
不過, 現在全球都在鼓勵不要喝瓶裝水了, 記得帶自己的水壺出門, 隨時可以 refill!

生活中的新鮮事 - 空車位在那兒?

我有駕照, 但, 我深知技術不好, 不敢開車上路, 免得誤了人家. 雖無上路經驗, 但, 坐在車內隨著駕駛在停車場找車位的經驗可多著! 東繞西繞, 可能那一樓層早就沒有車位了, 就是不知有沒有, 只好繞上一圈, 然後再往上走. 或許, 到目的地的油錢都沒有在停車場找車位花的油錢多咧!

下圖是不來梅一個廣場的停車場, 每一層的入口處, 會有指示說那層樓還有多少空位, 我們停車的那層樓就還有 26 個空位.


有沒有看到屋頂垂下的燈示, 亮亮的綠燈告訴我們那裏可以停車, 好像招著手說, "趕快來停, 別再繞了, 停好車, 趕快去 shopping!" ^_^



聰明的台灣人, 怎麼都沒想到這一招!

2009年8月1日

風起花紛飛



好久沒有畫畫了! 插這盆花時, 湧上的是彩筆在紙上恣意游走的快感, 就是那樣 ~~

沾上綠色, 大筆隨意揮, 再帶上黃色, 隨著黃色越加越多, 讓綠產生了變化, 點出了雞冠, 點出了水仙; 洗洗筆, 加入大量的水, 沾點玫瑰紅, 點出康乃馨的位置, 再加點橘, 表現出它的鮮嫩; 加丁點紫, 點出千日紅; 再加點紫, 和上先前所有的顏色, 點出單頂葱; 加點橘加點褚紅, 手腕力帶動小筆左點右點, 帶出傘高粱; 最後畫筆輕挑帶出各花莖, 表現出花向 ...

擱筆, 輕吐氣, 好一幅畫作 ~~ 我尤愛那點點傘高粱, 真是風起花紛飛 ~~~




整個正上方拍攝時, 才真覺這是盆花咧!


花材: 茉莉葉 (6), 白竹 (1 大支), 雞冠 (綠, 4), 康乃馨 (膚色, 8), 水仙 (黃, 2), 傘高粱 (5), 單頂葱 (2), 千日紅 (4)

兩姊妹



兩小花束 (直徑約巴掌那麼大), 送給一路與我一起接受治療的病友的一對小女兒.

一對姊妹都尚未進入學齡, 機靈聰明, 玩鬧起來是不輸小男孩的. 看到術後返家的媽媽, 小女兒們沒有感受到媽媽的不同, 一如往昔, 每日仍以最大的精力探索著他們才開始的人生. 化療初起, 他們看到了不舒服的媽媽, 看到失去頭髮的媽媽, 小女兒們意識到媽媽生病了, 雖偶爾不脫小孩兒的玩性, 但開始會體貼媽媽, 知道媽媽要休息, 知道媽媽要幫忙 ...

小花束送給兩姊妹, 給她們拍拍手, 並為仍在持續治療中的媽媽加油 ~~~
花材:
左 - 千日紅 (6), 雞冠 (橘, 1), 新雪玫瑰 (3), 小太陽 (桃紅淺綠芯, 2), 唐棉 (2), 玉簪葉 (1)
右 - 新雪玫瑰 (3), 石竹 (粉紅, 4), 單頂葱 (1), 火龍果 (1大支), 小太陽 (桃紅淺綠芯, 3), 樺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