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4日

閤家歡



每一個花材在被插上時, 我是戰戰兢兢的, 但心中充滿祝福, 祝賀著身體健康, 祝賀著心靈喜悅, 祝賀著無憂, 無愁, 無煩惱, 祝賀著知給予, 知祝福, 知享受, 在最後掛上兩個 "錢袋" 時, 祝賀著富有.

當作品完成時, 佇立遠視, 每個花材不論質感, 色彩, 都那麼舒適, 自得, 恰當地在作品裏展現 ~~ 好一幅閤家歡 ~~ 家中每一份子有著健朗身心, 恰如其分, 屋內和煦芬芳, 偶有話語笑聲 ~~ 這是家一直以來給我的感覺.

願以此作品加上我插花時的心中祝語, 祝我父親 ~~~ 生日快樂 ~~~



花材: 槴子花葉 (4大支), 姬菖蒲 (5), 海芋 (黃, 5), 火鶴 (赤褐色, 3), 腎藥蘭 (紅, 1大支), 龍膽 (2), 桔梗 (暗紫紅, 2大支), 火龍果 (綠, 1大支), 尤加利葉 (3), 豬龍草 (2).
花形: 直立形花

就是喜歡直立形花, 旋轉一圈看看不同的風景! ^_^

2009年7月22日

花與果又一章






"花與果"的花材加上星點木, 用來練習我最不拿手的 "Grouping" 插法, 好像有那麼一點味道咧!
擺在電視機旁, 擺在茶几, 挺有感覺的! 呵呵呵 ~~

Round 6 (Final Round)

最後一次的化療安排在 7/21.
哈哈, 真是病友大集合, 其他三位都是之前認識的, 我們相約, 打完針請假外出吃排餐.

"妳瘦了!" 注射護士這樣跟我說!
"我覺得肚子變成一攤肉, 朋友都說我怎麼還是胖胖的!"
"體表脂肪變薄, 這次改用短針了哦!"
"唷吼, 這是治療以來的大鼓勵!"

打完針, 注射護士送上她寫的賀卡, 當作是"畢業證書", "就甘心"咧! 給她一個大擁抱!


接著就是等 "畢業考" - 總檢查 -- 一方面是了解化療的成果, 確認癌細胞除盡; 一方面也了解化療對我的其他器官是不是有留下後遺症; 更重要的是為以後追蹤檢查建立標記做為比對基礎.

雖然還有最後一次的副作用反應在等著我, 但那些事都變渺小了, 無所謂了, 重要的是復原期後的日子要如何重生, 要如何讓自己活得健康!

就像今早出院時, 我對護理人員說謝謝的同時, 加上了一句 "雖然你們對我很照顧, 但我再也不要遇到你們了!" 那會心的笑容, 揮手致意, 不說再見, 我只能一謝再謝的步出醫院, 揮別治療的日子!!


IT'S FINISHED!!


I got to say,

~ THE END ~

Round 5

第五次化療安排在 6/30, 沒有因為已有幾次經驗而顯得識途老馬, 還是一樣的緊張害怕!

緊張什麼? 害怕什麼? 就是那週而復始的感覺吧! 這次做完, 只剩一次"週而復始"了!

這次的化療室好安靜, 常與我聊天的病友倦得呼呼睡著了, 而其他二位病友是第一次碰面又屬婦科, 也不知該從何談起! 由於治療久了, 眼睛畏光, 注射護士好心將燈熄了部份, 惹得我哈欠連連.

坐我旁邊的婦科病友, 本在閉目養神, 聽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與注射護士聊天, 她也坐了起來聊 ...
"妳打幾次了?" 我問, 護士沒等她回答, 直接幫她回了, "n 次!" 我一聽, 不知該講什麼, 也不敢再說什麼. 倒是她淡淡地說, "第十次了吧, 六次婦癌標準療程, 第七次開始乳癌療程, 身體根本無法負荷, 因為前六次的藥物對身體的傷害太大 ... ", 我看她身形纖弱應是此因吧, "後來醫生改藥才比較不辛苦!"
後來, 乳房中心的個管師特別來詢問她的用藥狀況, 我才知道未來還有九次的化療在等著她.
她比我先注射完, 回病房時, 身上仍接著點滴, 護士問她還是住四天嗎? 才知道她每次都要住個三四天來觀察藥後狀況.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 我感慨女人的辛苦, 也深覺自己的幸運.

這位病友的狀況對我可說是一個震撼, 從她身上讓我真正體會到癌症對人身心理的打擊, 更理解化療對人體造成的傷害及痛苦, 在她面前我很難自稱是一位正在努力抗癌的病人. 那淡淡的說話語調, 那轉身回病房的背影, 一直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只要不舒服上身時, 我就會想到她, 也就更能面對.

只要再面對一次了! 這種期待最後一次的心情, 日子似乎變得好長, 好慢! 還好可愛的朋友們, 在這等待的期間裏, 安排了會面, 讓我每隔個幾天就有件好事可以期待, "長"日子似乎也就顯得容易過. 感恩咧!

白血球表現不錯, 讓我可依計劃排定了最後一次化療. 醫生說六年級生了, 要畢業了. 醫護人員見到我就會加油著說, 只剩最後一次了, 要畢業了哦 ~~

要畢業了? 我要畢業了吔!

看著鏡中的自己, 那一左一右的不同, 開刀了? 真的生病了? 真的罹癌了? 是真的? 而這一切, 再一個循環就都結束了!

~~~ 如夢初醒, 弄不清是夢是真 ~~~
有人問我心情如何, 不知該如何形容, 只能這樣回答吧!

2009年7月16日

花與果



開花結果 -- 若每一件事都能開花結果, 那是多麼圓滿啊! 願將這束花送給努力的人, 祝福他們所努力的事都能開花又結果!

或許就是我選配了多種果實, 這束花真是好難, 費了不少力氣嘗試, 一度好想改花材, 經過一番掙扎, 就在小太陽快熟的時候, 終於找到這適切的配置! 真是要有好"果", 終是要有一番耕耘啊!

花材: 孔雀椰子果 (一大串), 尤加利子 (綠, 尖頭的, 2 支), 火龍果 (綠, 1 大支), 乒乓菊 (白, 3), 小太陽(黃, 6), 大頭白玫瑰 (5), 凸菊 (1 大支), 槴子花葉 (4)

槴子花葉的選擇是一個很專業的課題哦, 由於我所選的花材多是單頂一支的, 老師建議我使用槴子花葉較有散枝的來充實花束, 不過, 好像沒把它發揮的很好. 下次花材搭配時一定要注意, 而且要記得表現出來.

回到家我將原本封閉似的圓筒包裝改成前開, 再用鉛筆捲邊, 讓孔雀椰子果能舒展出來, 挺不錯的.

喜歡! ^_^

2009年7月11日

雄壯! 威武!

九條好漢在一班, 九條好漢在一班 .....

我將高貴氣質"皇后"改成了雄壯軍旅! 有無感受到我軍的強大氣勢及威武的軍容!


即便是那麼柔美的桔梗, 也無法柔化繡線菊那剛直的線條.
我怎麼總覺得繡線菊的花苞像子彈咧, 看來我最近"火氣"挺不小的!




不知老師會如可評論我這個作品, 應該不錯吧! ^_^

2009.07.22 加記: 老師把我的這個作品放上了她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hanaodoriko/article?mid=2813&prev=2827&next=2810

評得真好, 開心!

2009年7月9日

踏青





有了這麼一籃豐美食物的餐籃, 咱們踏青去吧! 找個有濃密樹蔭, 只有零星陽光散落的好所在, 鋪上美美的方布, 享受這餐籃裏的美食, 天聊地聊漫聊, 然後打個盹, 悠悠哉哉度個不需看錶的午后!
有沒這種感覺? 真愜意的日子!

"Little Princess" 的花開始盛開時, 原來花束的空間讓它們伸展得很辛苦, 我索性拆去包裝, 再加上之前的白竹, 就這樣成就出這個作品. 我挺喜歡的!

皇后駕到 (花束)

皇后駕到! 哇 ~~~ 好有威儀! 剪裁簡單的黑色長禮服, 更襯托出她的優雅及高貴.

這是今天下午綁的花束 -- 直立形四面花束, 整個扎完手已經快舉不起來了, 若誰想瘦手臂, 或許可以來練練手綁花束.
花材: 繡線菊 (15), 粉桔梗, 樺木 (3), 星點木 (3)

2009年7月7日

大腦知道了!

術後有四個月了, 傷口早已癒合, 但皮膚之下的復原如牛步行進!
偶爾的神經抽痛, 或肌肉緊緊伸展不開的疼痛, 雖不舒服, 但卻是另人振奮的, 這表示是神經又多了些知覺, 感覺得到.
最近幾次更換美容膠時, 雖然大部份的皮膚仍是感受不到生理食鹽水淋過, 或棉花棒抹過的感覺, 但已有一小塊皮膚已能感受到美容膠撕開時的微痛, 真是"痛"快人心!

星期一 (7/6) 用早餐時, 左胸突地抽痛, 這種情形在術後已出現多次, 早已習慣, 但那天, 我震驚地忘了動作, 一再地在腦海確認疼痛的位置, 忽地潸然淚下, 一旁的媽媽嚇了一跳,
"怎麼了?"
"大腦知道了, 大腦知道了!"
'什麼大腦知道了?"
"大腦終於知道它不在了!"
"那不是已經好幾個月前的事了?"
"但是大腦現在才知道嘛!"

醫生曾告訴我, 一般在術後兩, 三個月才會真正意識到切除的部份不存在了, 那時的我只是點點頭, 無法清楚明瞭其意, 心想切除就切除了, 還有什麼意識上的問題. 後來發生神經抽痛時, 猛然會感到恐懼, 怎麼自己的左乳房的乳頭或某個位置會疼痛, 以為又有壞東西, 幾秒後才會理解東西早已不在了怎麼會痛, 真是過度緊張, 自己嚇自己.
星期一早上, 第一時間意識到疼痛位置已不是左乳房了, 而是開刀後的樣子. 是啊! 大腦的訊息傳遞已確實 map 到我現在的形體, 它已忘了原來的樣子!

2009年7月6日

生活中的新鮮事 - 日子可以這樣過



我走過了一家咖啡店門前, 發現怎麼坐了兩排人, 面都朝著一個方向, 直覺是他們正在觀賞什麼演出, 想說我大剌剌地擋到人家的視線, 趕忙彎腰快閃! 閃到旁邊後, 想說我也來看熱鬧, 看是什麼表演, 啊? 那有什麼表演, 對面根本沒有什麼好看!

我望著那兩排人, 衣著不隨便, 似乎都有好好打理, 彼此間看不出認識否, 沒什麼交談. 大太陽的, 他們坐在那做啥啊? 不無聊嗎?

Selina 說, 這就是有錢人, 有閒, 在難得的好天氣, 出來曬太陽啦!

生活中的新鮮事 - 暴動?



這兩張是某個週日早上, 在不來梅火車站前拍的, 很多武裝警察, 人高馬大的, 肅殺氣氛迷漫.
在車站廣場對面, 也有一排騎警在那邊候著!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帶著不安的心情, 又不自覺的猛按快門.
左顧右盼, 緊張兮兮地走入車站, 哇, 兩側站著鎮暴警察, 抬頭看看車站二樓, 置高點也有警力佈署, 應該是指揮中心吧!
這是車站的一角, 有穿綠色或綠橘色衫的人群聚, 或掛著綠白圍巾,


在車站外面其實也可以看到大批類似穿著的行人, 哈, 不小心拍到帥哥, 也有扶老攜幼的 ~~~


搞半天是有足球賽, 不來梅球隊在 2008 打得很不錯, 那一天他們要對上漢諾威球隊, 兩隊為取得進入歐洲足球賽的人場券而爭奪得很兇!
我只拍了不來梅的球迷, 其實在前往車站的路上, 也可看到成群結隊身穿紅衫的漢諾威球迷, 有些在步出車站時, 已步伐踉蹌 (早喝茫了!)! 每一群, 一定都會扛著一兩箱啤酒, 口中唱著歌, 看來豪氣, 聽來磅礡! 這兩隊球迷調性真的大不同!
現在知道了吧! 這些警察就是為了"恭候"漢諾威球迷的!
那天走在市區, 我很愛那種走到那都看到同隊球迷聚集的感覺, 一群一群明明都不認識, 卻因為支持同一個球隊好像有了共通語言.
台灣人應該瘋棒球吧! 真希望有一天我們的職棒也能營造出這種城市對抗爭勝的氣氛, 但可別為球賽"暴動"就是了!

生活中的新鮮事 - 2 ~ 5 人優惠



這是我與 Selina 前往漢堡的火車票, 最多可以五人同行, 票價卻比兩張單人票還要便宜! 使用時, 一定要簽名, 否則車長驗票時會把它沒收的.

德國非常鼓勵親子活動, 在車票或博物館入場券多半都有五人同行優惠票, 票價絕對比兩張單人票便宜, 千萬不要傻傻買多張單人票, 與鈔票過不去.

2009年7月1日

Round 4

第四次的化療安排在 6/9 (是 Moony 的生日吔, 應該沒記錯吧!)

由於我指定樓層的單人房沒有空房, 醫院讓我包雙人房! 進入病房, 怎麼看就不順眼, 明明就我一個病人卻有兩張病床, 一下坐坐靠窗的, 一下坐坐靠內側的, 要睡那一張床咧? 再看看旁邊搭配的家具, 只有可以收放的躺椅, 心想晚上來陪我的小妹要睡那嗎? 難道要睡病床? 懷著一個疙瘩, 開始了我這一次的治療!

實在只能用完美二字來形容這次的扎針, 出奇順利, 完全不痛, 讓我直誇注射護士! 由於這次一同打針的病友是之前就認識的, 加上對醫院的伙食已吃膩了, 我邀大家打完針後請假外出吃飯去, 好好慰勞被虧待已久的味蕊!

注射護士在整理病歷時, 發現我住包房, 問我,
"八樓還有單人房, 怎麼不升等上去?"
八樓是 VIP 樓層, 就是我開刀時住的病房, 設備好, 氣氛佳, 護士病患比 1:4, 是很適合需高度注意或極需療養的病人使用, 也因此, 我自認再佔用那樣的病房是不人道的, 要讓給更需要的人. 好巧, 有空房, 我很開心的同意轉房, 而且是乳癌專用病房哦!

再踏上八樓, 當時住院第一天報到時的心情再度湧泉而來 -- 對未來的惶惶不安, 對當下的陌生疑問, 帶著走一步是一步的心態...
走入病房我這邊摸摸, 那邊看看, 想著自己開刀住院期間的景象, 我左手搭在牆上, 做著當時的復健運動, 我坐在病床上, 想起開刀不久後下床的蹣跚樣, 那只不過是三個月前的事呢!

病房門開了, 進來了一群熟悉的面孔還有我的主治張醫師, 八樓的個管師很熱情的歡迎我回來, 大家很開心的寒暄, 是啊, 我在鬧什麼彆扭, 舒適的病房, 溫馨的照護, 我後續的治療都要回八樓住.

第二天一早, 八樓的護理長特別來看我, 或許只見過一面, 對她已沒印象! 她是特別來謝謝我開刀出院後送去的花及謝卡, 一一點名感謝她們的護理人員, 讓她們倍受鼓舞! 其實不生病, 真的不知道醫護人員的偉大! 我與他們無血緣, 也非朋友, 但他們對我卻做著再私密不過的照護, 這是家人可能都做不來的. 就像媽媽說, 這樣的工作一定是發願而來的, 要不然是做不下去的, 所以怎能不用"偉大"二字來形容, 怎能讓我拂拂衣袖離去, 而不回頭對她們的悉心照護表達真誠謝意呢!

這次的化療真的只能用"歡樂"來註腳 -- 有完美的扎針, 有滿意的義大利餐, 有溫馨的病房, 有可人的護理, 哇, 大滿足咧!
或許心中溢滿著美好愉快, 反而更不想抑制自己的情緒, 副作用上身的不舒服, 我用大哭來渲洩, 哭一哭好像不舒服就不見了, 然後又煞無其事的繼續面對處理. 雖然怪異, 但還真的滿有效地, 在心理上感覺不舒服的日子變短了! 這次有個進步之處, 我感受到接受化療以來第一次的飢餓感, 而且會有想吃東西的衝動. 應該是適應了藥物吧!

抽血報告白血球數字挺漂亮地, 有 2, 800, 肝功能又變差了, 只剩兩次, 就快結束了, 我可以為未來作夢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