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7日

葉子的演出 (研三)

葉材通常只是扮演著烘托花材的角色, 在這次的課程, 老師要我們只用葉材來表現作品, 有點難度, 但也頗有趣味, 可以感受到班上同學對這個課程的期待, 且躍躍欲試!



葉材: 茉莉葉 (2), 星點木 (2), 高粱 (5), 火鶴-綠寶石 (5), 尤加利葉 (3), 小米 (5), 火龍果 (綠, 些許), 木瓜葉 (3), 銀荷葉 (3)

玩葉子, 要想像自己是導演, 要想清楚各個葉子所扮演的角色, 以及如何讓它們都有優秀的演出; 也要想清楚各角色出場的方式, 是單獨平均的出現, 還是 Group 出現. 都想清楚了, 才不至於讓人只看到一片綠色, 但卻不知在演出什麼戲碼.



喜歡我的葉子的演出嗎? 我是蠻喜歡的!

好久沒有到山林中遊憩了, 處理相片時, 我發現了作品中的這個角隅, 讓我感覺自己馳騁在山林道路, 那是我眼裏補捉到的瞬間景象 -- 遠方的高木, 眼前的低灌 -- 多豐富的林木景象, 好想出去玩 ...

2009年5月25日

Round 2

第二次的化療安排在 4/28.


強顏歡笑的一天! 與我同時注射的還有兩位病友, 大家都很能聊, 聊得很開心, 可我心中就是舒坦不起來, 在意著注射口帶來的不舒適, 而她們倆位, 臉上看不出不安, 好棒啊, 但是真的沒有, 還是故作沒有?
注射護士終是說話了, "妳怎麼縐著眉頭?", 有嗎? 我用手撥了撥自己的眉頭 ...

想到第一次化療的循環又要來到眼前, 我完全無法振作自己, 是欲振乏力的無耐感, 因為我知道無論如何地再為自己打氣, 那些副作用也不會放過自己. 當自己都放棄搏鬥時, "敵人"很容易長趨直入攻佔領地的, 第二次的狀況應該可以如此形容吧!
結果, 吐得比上次厲害, 食慾更差, 加上天氣大好陽光普照, 手足症狀況出現了, 走路腳底會痛, 手上的手紋好像成了一道道的刀痕, 隨時會皮開肉綻, 冒出鮮血來似地! 身體上的不舒服, 讓我開始埋怨家人, 這裏不好, 那裏不好, 通通都不好, 然後就自己坐著哭, 怪自己難搞, 還一直問媽媽自己是不是太難伺候了, 越哭越傷心, 直到媽媽摟著我說, "怎麼會! 妳不舒服, 妳比大家都辛苦!"

第二次的日子, 說穿了就是"懶"過去的 -- 懶地吃, 懶地動, 懶地做, 懶地看, 懶地想, 任著性子懶著.

5/8 回診, 我的白血球降到 2400, 略低於標準, 醫生說我輸給了其他病友, 不過他認為仍可以繼續治療, 所以, 第三次的時間仍依計劃排定.

或許受到白血球的刺激, 接下來的我食慾大好, 一鍋鍋的吃, 一盤盤的吃, 很努力地吃, 精神好了, 不再懶在那兒, 回復原來地作息, 還去髮廊把那因掉髮而失去樣子的頭髮整理了一下. 雖然副作用讓人難受, 但也不至於整人至病容憔悴, 是吧! 何必自我放逐, 自找放棄咧?

"妳怎麼沒有瘦一點?" 這是我的主治醫師再見到我時所講的第一句話 ...

唉唷, 真是病人難為, 早知道應該早一星期讓主治看到我, 她一定會改說 "別瘦太多了 ..."

2009年5月14日

翎子 (研三)

一早看到昨天插的花, 實在太美了, 再加上一個晚上的吃水, 花個個昂首挺立, 太喜歡了! 迫不急待地想要放上網誌分享.


看到這個作品, 腦海裏浮現的是京劇裏頭戴著插有兩支羽毛盔頭的小生, 耍著槍, 手捻著盔頭上的羽毛表演出各種身段, 多英挺威武啊, 我想這與直立型桌花想展現的挺拔氣勢一樣吧!

我喜歡直立型桌花, 它像一個已搭好的舞台, 而且表演主題明確, 就看插花人如何演繹手中的花材, 透過花材的質感, 姿態, 色彩表現出挺拔恢宏上揚的氣勢, 非常需要功力, 對我來說有種挑戰的興奮感.

這次的花材是老師搭配的, 學問多多, 細細體會, 收穫也多多.
花材: 茉莉葉 (7), 紐西蘭麻 (3), 蕨 (3), 繡球花 (藍紫, 1), 金魚草 (白, 5), 火鶴 (淺綠帶點粉紅, 3), 石斛蘭 (白, 3), 小太陽 (黃, 3), 新雪玫瑰 (7), 桔梗 (米黃, 6), 水仙 (白綠, 2), 木瓜葉 (2)

整個色彩, 似乎是白綠色系, 但隱隱的粉紅 (火鶴), 和淺淺的粉橘 (新雪), 為世界帶來了溫度, 帶來了明亮; 一窪綻藍湖泊, 帶著淺黃粼粼波光 (繡球花), 突地跳出最亮的黃 (小太陽), 日出時刻, 大地初醒, 新氣象, 是吧 ~~~ 我最愛火鶴及新雪搭配在一起給人的溫潤, 輕柔感, 好舒服; 我也喜歡金魚草與石斛蘭的遙遙相望, 彼此呼應的動態感, 我看到銅管樂器在演奏, 隨著演奏人擺動, 音樂在花朵間跳躍飛揚, 好有趣.

這次的作品, 真的很喜歡, 插花的過程也讓我很享受, 真是大滿足! 來個 360 度展示, 呵呵呵 ~~~



不過, 既是學習, 還是要記錄一下專業的觀點 -- 花腳的插入點可再直立些, 才能更突顯直立型的特色. 看了其他同學的作品後, 我還發現一個重點是, 每一主花的層次, 最好能展現出三個高低層次, 這樣花型會更修長, 更有精神飛揚的感覺. 我的主花都比較橫向交疊, 就顯得下盤較肥大, 不是向上走升.

希望下次再插時, 能詮釋的更好! ^_^

2009年5月8日

正與逆 L (研三)

連兩個星期, 老師特別教我們英國古典花藝的 L 型, 分成正 L 及 逆 L. 這花型要插好很難, 而又要插得好且讓花保鮮期長更難. 上週插的是正 L (白色系), 我是大挫敗, 海棉爛到像攤泥, 到第二天花都開始枯萎. 這週插的是逆 L (紅色系), 稍微有點心得了, 應該可用大成功來形容吧! ^_^

我很喜歡這個花型, 好像要我們遵循著那個框架, 但又好像鼓勵我們越過那個藩籬, 才能創造出更悅人的 L 花. 喜歡它, 在於它的豐富性, 雖看似 L 型, 但每個作品卻是那麼的不同, 不同的姿態, 不同的個性, 不同的風情, 每一件都值得細細端詳品味! 真是一個千面女郎!








看著上面的照片,
當正L 及 逆L 面對面時, 它們是彼此相擁, 還是針鋒相對?
當正L 及 逆L 背對背時, 它們是彼此依靠, 還是反目成仇?
當紅與白同時被用來詮釋時, 到底那一個是安全, 那一個是危險? 到底要表達的情緒是喜, 還是悲?

咦, 好矛盾啊!


花材:
正L (白色系) - 茉莉葉(3), 梔子花葉(3), 小太陽(白, 5), 繡球花(粉綠, 1), 白玫瑰(10), 白桔梗(少許), 翠珠(淺粉紅, 少許), 石斛蘭(白, 3), 樺木(3)
逆L (紅色系) - 茉莉葉(4), 梔子花葉(2), 紅薑花(5), 小太陽(紅, 7), 冰火玫瑰(10), 萬代蘭(暗橘紅, 3), 尤加利葉(5), 火龍果(一大支)

2009年5月2日

Round 1

在與血液腫瘤科的周醫師見面兩次後, 終是決定了我的化療用藥, 三種配合施打,
1. Endoxan
2. 5-Fu
3. Lipo-Dox (自費用藥)

聽到每三週一次都要打這三種藥進入自己的體內, 總共六次, 不自覺哆嗦, 懷疑自己是不是真能負荷這樣的藥品侵入.

我的第一次被安排在 4 月 7 日下午.

前一天, 打針護士撥了電話來, 告訴我施打前要注意的事項及施打時可能會有的癥狀, 細節很多, 有些癥狀很有趣, 聽得我興致勃勃.

打針那一天, 咱們家媽媽及小妹陪我上醫院, 還加上剛回國的 Selina, 一個小小化療室, 真是熱鬧! 喜歡人多, 又喜歡新鮮事的我, 這可樂番了, 血壓飆到 150 幾, 護士直說我是不是太興奮了?
興奮的心情沒有維持太久, 就在我知道將有一個如圖釘般大小的針要扎在我身上時, 只有驚恐可言!
我兩手緊抓著椅子的把手, 身子僵硬著, 護士摸索著人工血管的四週, 確認扎針處,
"好, 我要扎了, 吸氣 ~~~"
我大大的吸了一口氣, 好像聽到 "啵" 一聲, 針扎入了我的身體, 我沒有叫出聲, 但眉頭深皺, 只覺餘痛盪漾, 不知何時才會消散!
護士做了回血測試, 確認扎針正確後, 然後就開始依序將一袋袋的藥掛上我的點滴架! 先是葡萄糖, 止吐藥, 然後開始三個化療用藥, 為了讓進入化療室的人知道, 我在注射的是有傷害性的藥品, 護士特別在點滴袋上罩上紅色袋子. 每種用藥, 在施打時都會有些微癥狀, 頭麻啦, 嗆鼻啦或私處麻癢, 但每人敏感度不同, 我只有覺得嗆鼻. 但在打 Lipo-Dox 時的癥狀, 對我來說是立即又明顯的, 我自己是看不到, 但一旁的家人可是哈哈大笑, 聽說我滿臉脹得很紅. 護士說, 這是對微脂體的反應, 若身體可以適應, 停藥數分鐘後就會恢復正常. 但, 也有人就是會過敏, 最後只能改為傳統用藥. 在潮紅褪去後, 護士又再度開始對我用藥, 看來身體已經適應了, 關公沒有再上身.

注射時, 張醫師及乳房中心個管師分別有來探望, 讓我開心不已! 時間就這樣, 人來人往, 一袋接一袋地走過了三個小時. 護士在打藥終了後, 花了很長的時間做衛教, 舉凡後續的飲食注意, 副作用說明, 副作用的因應, 就醫嚴重度說明, 以及術後內衣配穿等, 最後是廠商試用品大方送! 總而言之, 豐收啦, 都忘了自己才剛被注入那麼多可怕的藥, 反而有園遊會散場賦歸的滿足感.

接下來的三天, 除了胸悶, 老打嗝外, 覺得日子還挺不錯過的, 還跑去上了插花課.
難捱的日子終是來了, 第四天起, 我已經沒有吃飯的勇氣, 好煎熬, 一口也送不到自己的嘴裏. 其實這不是突然地, 而是前三天可以用意志力麻醉自己, 告訴自己與化療藥物相處的很融洽, 自己不會被傷害. 真是大飆淚, 真的不想忍了, 我不要治療了 ... 只要一聞到食物味道, 完全繳械, 什麼意志力, 什麼毅力, 什麼要樂觀, 都是狗屁 ... 只怕這是無止盡的承受 ...
第五天, 感覺胸不悶了, 人好像沒那麼累了, 雖然食物仍是讓我苦不堪言, 但,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有元氣, 哈哈哈, 第七天, 真是大復活啊! 這讓我想到電影 "阿波羅 13" 當 NASA 中心對他們說 "Welcome back!" 時的場景, 我就是有那種心情, 確定回到了地球, 重新掌握自己的命運.

大大小小的副作用都挺乖地, 沒有例外地在我的身上體現, 不過, 感謝我的好底子, 屬於一級的輕微癥狀, 醫生聽了都想打瞌睡咧!
由於家人的好照料, 我的白血球只降到 2,800 (施打前為 6,100), 符合如期施打的標準, 不錯哦, 下次仍要加油!

雖說會發生什麼副作用, 心裏都有底了, 但發生時, 我的樂觀還是挺難戰勝那沮喪感, 最怕的是那種不知何時才會停止的恐慌感!
4 月 25 日, 一如每一個早上, 吃過早餐, 看完報紙, 就準備洗頭沖澡, 然後去公園走一大圈.
用幾近泠水的溫水打濕頭髮, 然後抹上洗髮精, 用指腹輕揉地按壓頭皮, 那天頭皮超癢, 搓揉著, 我感到手上被一絲絲的東西纏繞著, 越搓越多, 我盯視著我的雙手, 白白的泡泡上佈著黑色髮絲,
"我不是說, 要掉就掉腿毛, 腋毛, 或其他什麼毛, 真要掉頭髮, 也要掉白的嗎? ..."
沖掉了手上的泡泡, 看看那些落髮, 旋即心情好了些,
"我有三千煩惱絲, 這不過是三十分之一吧, 還有二千九百根, 呵呵呵 ..."
接下來的日子, 每天都是如此, 我真不知要落到何時, 我也懶得算, 三千煩惱絲還有多少健在. 望著鏡中的自己, 哈, 兩星期前才剛剪的髮型, 已隨著落髮而越來越有獨特性.

我不再去想副作用的嚴重性了, 只要讓自己的身體維持好的狀況, 能依著標準計劃走完療程, 2009 年 8 月不就是我的新生月嗎?

力口三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