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3日

~~ 飛往不來梅 (Bremen) ~~

5/6 17:10
早早就到了機場, check-in 時才知班機將延誤一個小時四十分鐘, 整整近四個小時的空檔在機場能做啥呢?! 看行李過檢後, 心裏邊盤算著, 一邊也很快過了隨身行李及證照檢查. ~~ 啊 ~~ 本來計畫要提錢換歐元的, 這下可不好了, 身上只有二仟多塊台幣, 沒有任何外幣. 還好進關後旁邊有個外幣兌換站 (沒有提款機!), 只好換了 40 歐元帶在身邊安心. 還好不來梅的朋友有幫我準備歐元.

5/7 00:00
班機在曼谷過境, 午夜時分, 機場仍是熱鬧非凡, 免稅商店人潮穿流, 安檢隊伍排了長長六列.
好想睡, 終於輪到我了. "Bring any liquids?", 我拿出我隨身的水, 裏面大概還有一些些, 安檢人員沒好氣的說, "Empty!", 我站在那兒只能當場喝光(總不能倒在她身上), 她看了眼點個頭, 讓我進入下一關. 我環視了四週看有無同班機的人, 怕自己耽誤時間, 這時我發現不少旅客在那裏猛灌礦泉水. 唉, 為了少數恐怖份子, 把大部份尋常百姓們都當"賊"了.

5/7 5:55
真是厲害的機長, 在台灣延誤的時間居然被他追回來了, 準時抵達阿姆斯特丹. 前往不來梅的班機將於 11:50 起飛, 又是另一個漫長的等待.
雖然我的目的地是德國不來梅, 但入關檢查是在第一個申根入口國進行, 所以, 在阿姆斯特丹轉機前往歐洲其他申根國家前, 要先通過證照及安全檢查. 這次的安檢讓我有點不舒服. 在排隊時, 我看到很多人被搜身, 那是幾近於一吋吋的全身摸過, 排在我後面的女生一直唸, 為什麼要這樣檢查.
終於輪到我了, 我儘量讓自己露出可愛的笑容(心裏是這樣想啦, 實際可不可愛, 就不知了.). 海關拿了個籃子要我將所有液體放進去, 我看前面的人把保養品都拿出來了, 我也把隨身的乳液及化妝水拿了出來; 啊 ~~ "Laptop" 也要掏出來? 心中雖充滿一堆問號, 也只能照著做; 過了金屬探測門後, 海關讓我把東西收好, 我的所有檢查就結束了. 我回頭看看其他人, 那些人與我一般樣, 為何需要更進一步的檢查?! 好累, 管它呢, 我得找個好地方來消磨這五個小時的待機時間.

5/7 7:24
因為安檢, 身上已沒有半滴可以喝的東西, 通關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買水. 機場商店很多, 無心逛, 只想買水. 哇 ~~ 看到了, 經過一堆人身邊, 如獲至寶的拿起一瓶 500 ml 的礦泉水. 啊? ~~ 2.7 歐元, 什麼~~ 要一百多塊台幣. 在人家的地盤, 也只好乖乖付錢.
在五個小時的等待中, 口渴了, 省省地喝一口. 在登機前正好將最後一口倒入口中.

5/7 13:00
我美麗的不來梅朋友, Selina, 隔著門的透明玻璃向我招手. 終於到了, 領了行李, 大步走向那玻璃門, 和 Selina 來個大擁抱, "路好遠啊 ~~", 我哇哇叫著.
"路遠" 豈只因那實際的飛行距離, 最大的部份是來自那漫長的等待時間及安檢過程.

Anyway, 我已在不來梅, 它的暖陽及綠意已浸染我的每一粒細胞, 心中雀躍只想一覽 Selina 的城市.
(阿姆斯特丹及不來梅比台北慢六小時)

2008年5月1日

插花 - 中級 - 次章


Chapter Two - 籐籃花禮 - 集中型圓形盆花
花材: 茉莉葉(3~5), 小太陽花(3), 乒乓菊(5), 唐棉(3), 丹薇玫瑰(10), 中康乃馨(3), 松蟲草(5)

老師的評語: 插得很自然, 與之前的風格很不同. 松蟲草加得非常好, 跳出了籐籃框框, 作品的故事從藍外開始訴說著.
(老師解說時, 惠寶寶雖高興, 但卻因不會欣賞老師所謂的好而頭痛. 不會欣賞, 又怎能插得好呢? 花都很漂亮, 都有其姿態, 所以, 我看任何一個作品都美啊!! 老師花了點時間說明如何檢視作品 -- 試著將作品像切蛋糕一樣去剖面分析, 花作中要避免直線, 或僵化的線條. 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老師笑說工程師性格又來了.)

這盆花, 我插來隨性, 沒有做太多的調整, 或許如此, 才插得如此自然吧. 我喜歡這次的作品!! 掌聲鼓勵.





集中式的插法 -- 同種花材或同種顏色集中在同一區塊, 讓這盆花從不同角度看都有不同的風情 ~~ 是吧!

插花 - 中級 - 首章

美麗約會又開始了 ~~ 邁向中級 ~~

Chapter One - 玄關花 - 三面中高型圓形盆花
花材: 茉莉葉 (5), 太陽花(5), 紫天王玫塊(11), 火龍果(3), 白鳥(1)

老師的評語: 惠寶寶工整的特性又出現了. 但, 白鳥插得很好, 很活潑, 打破整齊的線條. 所以, 插花時不要一直調一直調, 花會受不了的. 花插了就插了, 可以用後面的花材來彌補或破.

可能受到花型明顯的影響, 我因為要做出那層次感, 反而落入僵化. 插到一半就對自己的作品出現憎惡感, 不想插, 老師一直在旁鼓勵. 後來就豁出去, 白鳥是用玩鬧心情插的. 插正前方的那兩支時, 心裏還 OS "螺旋漿, 讓花起飛 ~~", 真是幼稚. 沒想到就因放鬆, 把這盆花救回到還可接受的程度.

花擺了兩, 三天後, 紫天王玫瑰大開, 決定重插. 洩氣 ~~~ 還是搞不定. 只能等高級時, 再挑戰一次囉.


以下是重插的作品, 看到那四朵階梯嗎? 怎麼會插成這樣.



下面這是白鳥, 開花了吔. 它很會掉葉子, 整理起來頗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