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9日

這畫的是什麼符? 又一篇!!



最近在做的練習是先以碳精筆進行素描, 然後再以粉彩進行敷色, 這樣的進行方式, 很能營造古典畫派的氣氛. 我對這種畫法很困惑, 抓不到完畫的感覺, 不太會收拾. 總覺得還可以再做下去, 但繼續畫的結果是, 與一個小時前似乎沒差別, 枉枉只能帶著無耐停筆.

上週把畫作帶去給老師看, 老師說很好, 僅幾個最亮的部份做上去即可. 我一臉糊塗, 問這問那要解答, 老師要我別在意, 這三幅畫只是要我們和粉彩建立交情, 熟悉了媒材, 進而用它, 不要反被它用, 或受限於它. 是啊 ~~~ 只能說階段性任務完成囉!

第一幅畫的素描在之前我有 po 上來, 現在敷了色, 應該很能辨認了吧!! 是取景於基隆太平島的淺水窪地.

下面這兩幅, 很可惜敷色前沒有先將素描拍下來, 雖然上了色更真實, 我卻喜歡素描所顯現的深沈靜默.


越畫越感受到自己的能力, 不再懼怕; 在畫中我清楚看到我所喜歡的自己. 要畫下去 ...

2008年4月26日

初學畫的人

這一次重新學習素描是個很不同的經驗 -- 我是班上唯三有經驗的學生, 其他都是初體驗.
那些初學畫的同學反射著幾年前的自己, 跌跌撞撞, 嚐試, 失敗, 掙扎於畫紙及媒材, 想理出個邏輯將目標物複製到畫紙上.

剛學畫時, 一進畫室, 我會習慣性的嘆氣, 常不知如何下筆, 需花上一個小時以上才能讓自己靜下來, 好專心於畫紙之上, 記得當時的梁老師說我有過動傾向.
也不知何時開始, 我不再嘆氣. 一進畫室, 品味著將要被我入畫的目標物或照片, 它們給我的第一感是什麼. 在準備畫架及媒材的同時, 腦中思考著待會兒的作畫順序及畫中氛圍. 當一切器材就緒, 心也定了, 我已處在自己想像的畫中.

現在的同學, 一拿到老師發下來的照片, 話很多, 唉聲嘆氣, 這個難, 那個也難, "老師我可不可以換一張", 老師總是說 "拿到什麼就畫什麼 ...", 畫不到半小時, 就有同學開始東張西望, 走動, 接著, 聊天聲四起, 彼此揶揄著.
我總是挑個角落位置, 讓自己不至於處在那陣陣聲浪中. 幾堂課之後, 有人注意到角落這位"小妹妹" (^_^ 老師最先這樣叫我!), 在畫不下去時, 會靜靜走到我身後看我畫畫, 慢慢的, 也有人會走過來與我討論某個部份可以如何處理, 結果我有了"助教"的名號 (哈, 好害羞!)

其實那些初學畫的同學挺會畫的, 自我風格強烈, 有些畫作趣味十足. 這些趣味或許在他們經過專業的訓練後, 在其未來的畫作中將難再尋得. 記得我在習畫初期, 對物體形體掌握度還很差, 往往會在某個部份鑽牛角尖, 以至於過度描寫. 這過度描寫以專業技法來看, 是要修正的, 但那也正是我畫作中有趣味的地方. 老師每次都會指出那裏的問題是什麼, 說明該如何修正, 可, 總是要我保留 -- 為的就是保留那一絲趣味吧?! 我想, 老師們太專業了, 因這種偶發的失誤難尋, 反而珍惜.

這讓我想起三月份來台北的乾兒子, 五歲多, 凡與"暴力"有關的事物都愛, 動作粗魯, 愛學粗口 (氣~~). 帶他去畫畫, 居然坐得住, 而且還很安靜. 這讓我和他媽媽都鬆口氣, 覺得還有救!
那天, 我去看他, 他媽媽拿了紙筆要他畫畫給我這乾媽看, 他帶點羞赧, 怯怯的, 讓筆在畫紙上亂亂遊走, 我覺得有趣, 他每畫個亂東西, 我都讚好, 幫他添加幾筆變成袋袋, 車車, 蝴蝶, 小鳥, 他也覺得好玩, 越畫越起勁. 我拿去現給他媽媽看, "兒子真的會畫哦!".
那天晚上, 我參與了他的繪畫課, 站在後方看他作畫. 他是班上最小的. 他笨拙的拿著畫筆, 不太能控制方向及輕重. 但那一筆一筆的線條或色塊郤是生動, 有趣的. 他媽媽一直問我, 畫得好嗎? 我點點頭, 她驚訝的說 "畫的不像, 又亂 ...".
課程結束, 他和媽媽去洗手間洗手. 可能是我站在那看他的畫看得入迷吧, 老師走過來問我, "乾媽, 有什麼問題嗎? 不滿意?" 我笑著, "不, 畫的很好, 遠, 中, 近景居然都有處理到!" 正好瑋瑋同媽媽回來, 老師說 "瑋瑋, 乾媽說你畫的好哦!"

我雖仍是個學畫之人, 但要出現那自然看似失誤的畫作已難, 剩下的只是仍不到位的景象或物體, 反而更顯庸俗. 回不去了, 只能要求自己更精進. 若還有機會當初學的人, 就大膽的去享受及品味自己所犯下的失誤吧.

2008年4月16日

小禮物, 希望給姐妹們上班好氣氛!

星期三中午, 是我與以前飯團固定碰面吃飯的日子, 不知這樣的約會可以持續多久!

上週末剛完成我 2008 階段性的一個目標, 心情輕鬆許多, 在家裏又整理起自己的東西. 過去, 一直都有習慣將別人送的禮物或所購買商品的好看或有質感的包裝收集起來, 就這樣累積了一個大抽屜! 一邊翻玩著自己的"收藏", 心裏想著可以拿來做啥用, 腦袋裏想到的是我那飯團其他"六劍客".

我挑了一個本來用來保護瓶子的瓦楞紙, 將它裁成兩半, 做成兩個方型花器, 準備好好為他們插兩盆花, 讓他們上班有好氣氛 ^_^.

想了好幾天要插什麼花, 什麼顏色, 越想越興奮, 越期待星期三的到來. 一早, 開心的到市場向媽媽熟識的師姐買花, 耶, 沒有想要的顏色和花, 心裏給自己三條線. 不過, 花終是美麗的, 身在這些有朝氣的花中, 讓人神清氣爽, 有著好心情!

第一次自己配花配色, 自信滿滿, 嘴角不時揚著笑意 ~~~ 啊 ~~~, 媽呀! 葉子不夠 ~~ 買買買 ~~~ 啊 ~~~, 媽呀! 花好像少了些 ~~~ 找找找 ~~~ 找了收藏的包裝紙, 和二手緞帶, 包裝一下 ~~~ 看看看 ~~~ 好像 ~~~ 還 ~~不錯. ^_^ 拍照留念.

送給飯團@信誼的二位姐妹, 希望帶給他們上班好心情!! 初次登場, 包含包含!! ^_^







後記: 插花的當兒, 完全忘了老師教的, 就叫它們是"惠寶寶亂奏"好啦!!

插花 (八) - 基礎最終回

課程 8: 古典高腳花 -- 三面圓型花 -- 平均分佈法

老師的評語: 今天, 大家的花型都比上次的進步很多. 惠寶寶今天的花型有點後傾, 主要是中間挑高插的小手毬有向後退的感覺, 將它移到前中就應可改善. 大家實在對花太"熱情"了, 我們休息一下, 也讓花喘口氣!

課程 8 與 7 其實是同樣的花型及插法, 差異在於主花多了一種, 而用來跳躍的花材, 由松蟲草改為小手毬. 練習重點在於, 當主花花材種類變多了要如何配置, 以及如何與小手毬"相處". 這小小的不同, 難度卻增加不少, 怎麼插都怪, 這邊調調那邊調調, 眼見花瓣漸憔悴, 老師不得不叫大家休息一下.

小手毬, 是今天新認識的"朋友", 花期很短, 四月中後, 就要明年見了. 它葉子很迷人, 很可惜的是我插不出它的風韻, 只能中規中距的將它呈現出來.

最後一張照片是在成品四天後, 由於牛奶妹(玫瑰)開太大了, 我把它們重新插過. 小妹下班回來同我說, "小手毬的姿態變的好 ...", 她比畫著她的雙手, "它們會自己找到舒服的空間生長嗎?" 我淡淡的說, "我重插了!"
有差異嗎? 我左看右看, 瞧不出端倪, 實在對它沒想法, 只能待明年再相處看看.



(重插)

2008年4月12日

Daniel Barenboim (巴倫波因)


他是誰?????

猶太裔, 一位鋼琴家, 也是一位指揮家. 他將於 2009 年指揮維也納愛樂的新年音樂會.

今天, 在我覺得一切似乎進行的還不錯的情況下, 他所寫的 "Germans, Jews, and Music" 這篇文章把我打敗了!! 看似簡單的一篇文章, 讓我完全不知所云, 真是挫折, 沮喪!!

哇, 哇, 哇 ...........

真該多接觸當代音樂大師才是!!

2008年4月3日

這畫的是什麼符?

看得出這是什麼嗎?


第一次用碳精筆 + 紙筆作畫, 雖是 A4 大小, 也花了我近六個小時的時間. 很累, 但很享受過程中碳精筆所帶來的驚奇及變化.

好喜歡畫, 真希望自己可以全力練習.

還沒看出來是什麼嗎? 真讓我難過! 看出來了, 覺得如何?

插花 (七)

課程 7: 高腳花 -- 三面圓型花 -- 平均分佈法

老師的評語: 很秀氣, 很好, 不需要做調整.

若大家參加婚宴有注意的話, 就會看到這樣的應用.

花材中的松蟲草 (挑高插的那幾朵), 一般居家瓶插或花店作品不常看到. 某次上課, 在老師工作室看到, 一朵, 長長的插在瓶中, 讓我覺得像位打扮摩登入時的女子, 斜倚在沙發扶手, 眼睛盯著她想注意的人或事物, 特別是紅色的更讓我有這種錯覺.

這次, 班上同學都插得比我大, 這也是為什老師會用秀氣二字來形容我的作品. 看, 搭配花器, 是不是很有女性姿態, 丟丟秀秀, 婉婉約約的.



鳥瞰, 就看得出是圓形花. 基礎班一直都在練習圓形花的應用, 它可以延伸出很多變化, 應用廣, 所以, 要熟悉它. 圓形花萬歲!!


學習插花, 除了作品的形之外, 花色及花材的型態及應用, 我認為更重要, 也是困難所在. 希望我能學得通, 下次是基礎班最後一堂課了, 惠寶寶已經開始期待中級班的美麗約會 ~~